微信扫一扫,水库论坛微信群等着你,备注“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模拟人生4对青春期的教育作用3.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4 14: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面是“仁”篇。
仁的解释太多了,想要给一个青少年传递仁的观念该怎么做?
因为依我之见,无论“仁”的说法怎么变,它本身就是一个“开发新意识形态和理论思想的过程”。
也就是说,“仁”的实际用途更倾向于我们常说的“战略眼光”。
哇塞,这可是个好东西啊!那么该怎么在教育中培养孩子的战略眼光呢?
  这个看似最难的东西,却有一个非常简洁而且容易操作的答案(至少就本人来说)。
  答案:俺不知道呀(确信)!
  战略是什么?战略就是发现并总结谋略的规律,也就是所有谋略的“总则”,所以战略自然包含前面说过的一切。
  战略是非常复杂的,是非常多变的,但是在不明就里的人看起来又是最简单的,所以我们也经常对过于简单或者绝对化的方法进行批评,例如说最常见的“妇人之仁”,就是形容一个人因为对小事的斤斤计较的犹豫,以至于错过关键节点或者因小失大的情况。
  “义礼智信”这几个东西,大体上可以理解为“你的技能或属性才能更好的支持你某些方面所采用的策略”,这些大致技能对应大致策略,涵盖还是较为全面的。这一点其实你在游戏过程中可以比现实中更明确的感受到,毕竟游戏里面的技能点是明确的用数值表示的,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好的把握自己的技能能支持哪一层级的生活计划。
那么综合来看,“仁”对于个人而言,大体上就是如何整合“义礼智信”这四个方面,在选择着重点的情况下如何与其他非特长但依然具有很可能决定成败能力的方面相结合。
就这一点来看,“仁”相对于其他方面,是更加“无止境”的。在幼儿到青春期的一系列事件至少会给“义礼智信”这四个方面带来不一样的价值感受,自然在一些方面更容易产生“特长”。
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因为只要能把这四个方面的基础培养的“不混乱”,那这个小孩已经算合格,甚至可以说是优良了。
如果家长能够在某一自己擅长的方面加以更多的支援,那就更好了——很可惜的是家长大多数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优势在哪个方面,而且这的确很难知道。
这不可能用某种“评测表”来解决问题——想一想,如果用上述的东西出题,那么家长本身的知识认识水平对题意的理解,会产生极大的偏差。所以即便某种评测表具有统计学上的意义也是无法针对个体决策的,因为太不可靠了。
But,在我们结合实际情况后,我倒是给过家长一个有效方案。
那就是让身边的朋友来评价自己,用“义礼智信”进行排序。
然后把对你评价最高的和最低的那个“掐头去尾”。
原因很简单:排名最高的那个,既可能是因为你已经在这方面很有成就,别人说实话;也有可能是别人知道你喜欢这个答案,所以偏向于这么说。
比方说你排名第一的是“智”——如果别人认为你很有成就,你可以这么认为;可是如果别人知道你喜欢这个答案,人家普遍觉得能骗过你……既然大家都觉得能骗过你,那么其实以你的智力,还真的很可能被骗过去了(就算你可能有所怀疑)。
但是识别别人是说真话还是谎话很重要吗?又或者说在这个问题上真的很重要吗?
不重要。
因为如果你的“智”真的是排第一的,那么你日常生活中只要不要犯太多专门针对小孩子的错误,那么这个孩子的“智”自然特别容易变得最好(这里犯很多错误也要考虑配偶,关于如何对付配偶我之后会说)。
如果你真的被人骗过去了,或者大家都认为可以骗,那么不管是“大智若愚”骗过所有人,还是真的蠢。那么“大智若愚”可以参考上一条,真的蠢……?
真的蠢,那就说明你即便绞尽脑汁也不可能提高太多,而你却是孩子成长期间的导师,你又是最重要的导师……如果你打算“加强”培养这一块,那就等于是体育老师去上数学课。
因为你的水平就这么些,而且你也很难找别的力量来“取长补短”,因为如果真的蠢的话恐怕也识别不了多少“智”的人嘛。
所以如果你把重心放在这一块,那教育效率是很低的,补充不了多少短板,反而可能会让大量的其他部分受到牵连。
你可以把这个问题想象成“设计一辆坦克”,孩子成长的固定时间就是总设计耗时,每个年龄阶段就是一个“论证+初始指标+原型车+技术冻结”,从木制模型到全车模型,青春期就是整体试验,大学阶段就是技术冻结与小改进,准备大规模量产服役。
你就是这个投标的设计局或者工厂,你当然有强项和劣势。
如果你在强项上“多加注意”,结果就可能造出个怪胎,比如说你“礼”超强,火力凶猛……结果你就搞出个脆皮大炮车,或者是大炮厚甲铁乌龟,因为你着重以后原本的强势+下级部门讨好=设计过于变态。
如果你是劣势方面特想补强,比如说你装甲与车体的协调这一块做得不是很好,于是你一直想补强,但是你水平就这么多,结果你可能就会搞出一个和“船一样的坦克”——比如说丘吉尔坦克,然后过度迁就劣势的原因就是整体性能的降低。虽然装甲可能是符合要求了,但是可靠性,机动力,火力都要受到牵制……而且整个车可能造的特别沉,设计显得不够洗练。
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如果指标定得过高,这一弱势部门要么是“做做样子”,要么就是“达到自己的指标就好,反正别人也不好反对”,结果就是虽然“指标”防护达标,但是各种死角和窝弹区特别多,根本达不到本来想要的战场上的效果。
所以,最好的选择一般既不是增强强项,也不是硬去弥补弱项——你不要把这件事情看作是“你一个人操作”的简单事务,这是和别人互动的结果,你要当你自己是厂长或者总师,你是在对设计团队下达任务。
你一旦下达一方面“着重”的指令,那么这个指令部分,如果是在“贵设计局”能力平均的方面,大家互相争抢着也能维持大致平衡,这就好像你装甲和发动机都不错但是火炮不行,你要求着重装甲厚度,那么发动机部分自然也更有可能跟上——要是跟不上,发动机部分因为是非弱势单位,所以他们的抗议也会更加有效。
结果就是:你一般就是造出一个装甲比较厚但机动性也算过得去的坦克,而且火力什么的也是你现有条件下的平均进步水平,甚至会因为装甲部分加厚让坦克生存能力更强,死之前多开几炮也能一定程度上弥补火力相对较弱的缺点。
增强你本来就强势的方面,会带来和强调弱势方面一样的问题——强势部门能要求的资源本来就比较多,这下再被加强了那么一下,自然是挤压别的部门。结果就可能是大车抗大炮,但是很慢而且脆皮,因为炮实在是忒大了;要么就是脆皮高速一般炮,但是脆皮的有点过份;或者是大炮铁乌龟油老虎。
你觉得我是在说“啊,我应该怎么关注教育重点?就和坦克设计一样?”
不,我是在说“你的孩子就和这些子设计部门一样”,他们会选择经济效益最高而且最能找到靠山的方式,最稳妥的去赚取设计利益——你无论选择重长还是补短,结局都会和那个坦克一样。
他都会想办法不合理的挤占别的系统,或者说把别的系统看的很不重要,而且会想出很多歪招来对付你。
十年前,我们的家长特别喜欢“机灵鬼”型小孩,那些本身就很机灵或者很不机灵的家长,都在这一块普遍的加强。前者可能是因为虚荣目的,后者则是因为害怕吃亏。
现在过去了十年,这些孩子长大了,我们实地回顾就可以发现当时特别看重这一块的家长,他们的孩子都犯了一模一样的毛病:总是优先考虑别人是不是高兴但很难从中获取回报,只是本来就机灵的家长培养出了“令人不舒服的马屁精”小孩,不机灵的家长培养出了“拍马屁拍到猪腿上”的小孩。
我们其实可以想一想,“机灵”其实是所属于“义”的一部分,执行过程中是“礼”。也可以说是“广告”部分,机灵本身会经常给人一种“承诺”,尽管这种承诺很多时候是用“拍马屁,嘴巴甜”的方式表达的,是一种信任或投靠的许诺。
机灵的人特别擅长“找广告位”。但是一旦对“广告”有“超限度无根基”的热爱,那就会有问题——光靠广告就要求别人来付钱,那是骗子公司,活不了多久。更何况到了一定程度,这个卖保健品的骗子还很容易去招惹医学研究所的那帮子人,所以就更容易被识破了。
这也是现在不少商界长辈不太喜欢一部分年轻人的原因:马屁虽然拍的很好,也不完全算是说谎,但是我知道你这家伙是习惯性这么做的,所以你的马屁真的毫无价值。
题外话:重视机灵,可能也和中国社会由小核社会往大分工社会转变有关,这个过程中家长能用旧时代理解的现代化的部分,在他们眼里只能体现为“机灵”。当然,这种转变自然不会是这么简单,家长的做法就类似于一个二维生物在看我们三维世界一样,不太清楚这句话的意思可以去看《平面国》这个小说——更简单的说,他们是把一发现代的导弹装进了一个200年前的大炮里面。而且就算大炮打不响也不罢休,因为很多“意志坚定,聪明绝顶”的家长在试图用火堆烤导弹,理由是:大概是受潮了,我以前经常这么烤,如果还不行就用锤子砸。
第一批家长已经玩坏了导弹,但是进步的脚步不会停止;第二批勇敢的家长,正考虑进行“先进的特殊机构教育”来完成前面烤导弹者的事业。
这次,他们信心满满的告诉大家:“烤导弹的都是白痴,用锤子的也是白痴,他们都不知道发射一个东西最好的办法是烤热之后马上用锤子砸。”
由于这些机构对孩子平衡体系的破坏更广泛也更奇怪,所以我们应该可以在几年后看到更爆炸的奇葩。
然后,联系我们刚才说的“用朋友评测”,固然不可能真正精确确定他们到底是说真的还是骗我们的——但无论真假,它要么是最强项要么是最劣势……
所以?
对——真假根本不重要了,因为我们要做的事儿完全没区别:尽量做好这件事,不要犯错,但也根本不需要特殊着重了。
来,我们来看一个看似不相关但原则一样的问题。
《邹忌讽齐王纳谏》
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客曰:“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虽然这个故事是在让齐王“要谦虚,要找办法听取他人的真实意见”,但实际上我们都看得出这也是一个好主意——只不过因为别人是老大,所以可以宣布这样的命令才有效,我们不行。
而且说到底,这也只是一个策略罢了。个人认为这事儿肯定不会“纳谏”那么单纯,实际上是在掩护或者招募情报人员(现在这个套路还在用,尤其是商业领域)。
但是我们回归正题,其实邹忌问这些人“自己是不是大帅比”和你让朋友给你做个排序本质上没有区别。
那么,邹忌如果真的是在提这个问题,他对于“自己的帅”要怎么处理呢?无论是真帅还是假帅(注意是特别帅或者贼丑)?
现在各位也想到了:别管了,真那么帅自然会被别人特殊加分而不遗漏;贼丑再怎么化妆都没用(emmm,现在似乎不是了,不过这是细节问题……)
所以说最强项和最弱项,固然在客观层面上会造成影响,必要的时候需要准确判断。但是在个人面对广大人际事务时,最弱和最强的最好处置方式却是一样的——主观影响客观世界的最佳手段是一样的。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中庸之道”,它不是什么“什么事儿都折衷”或者“凡事不当出头鸟”这样的鬼话连篇文人口中的“糟粕”——这些不过是某些不明就里的现代文人,为了凸显自己的智商而故意创造出“担忧”而已。毕竟大众常常以“莫须有的担忧”来定义一个人的智商,所以大众平均来看还是喜欢那些“能把自己吓得半死”的人。
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吓死人是很容易的,而很容易的事情是干不成事儿的,因为要能干成事儿就是要在“一个不够完美和资源有限的世界中,利用可行的分析与执行,来把事情推动下去”。
也就是说,真正办事的人一定会有一个特征:他们一定是总体乐观的——虽然乐观不代表一定真的能办事,但是真的能办事的人一定乐观,至少是在外人看来他们的表现像是“乐观”,因为这些外人都觉得自己“身处绝境”,而因为这些人的认知水平不足,所以也只能认识到“乐观”的层面。
如果用更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些人抓机遇的能力比较强——认为啥都悲观啥都完蛋啥都干不成的人,怎么可能抓的住主要推动力和主要阻碍呢?怎么能够知道主次矛盾呢?既然连这都不明白,那么自然不可能抓住机会:当然,是指“他跟你说的那个层面的机会”,但是他倒是有可能抓住了“他把这些话跟你说,然后赚你的钱”的机会——如果你看到他在做这件事,你一定也会认为“他对成功吓死我”之目标是乐观的;但是你一旦换一个人,这个人又可能在用说“这种吓死你的办法不乐观”,然后再次削你的肉。
如果你常常发现自己这样,或者绝大多数时候都这样,那么你就“很大众”了——或者更精确的说法是“公众”,早就凌迟削成几千片了。
所以我们日常应该要多看具体的乐观,说悲观的也要具体并且提出至少一部分办法的悲观,否则就是单纯的乐自己或者吓自己,我们何苦把自己搞得这么贱呢?
  用现代的话来说,中庸之道就是统计学中的“去极值”(把样本波动最大和最小的部分给去掉),因为极值往往是取值过程中必然会有的纰漏导致的,你加上极值会导致计算不正确,不能反映客观情况。
  而统计学又是一门要高度使用于实践的学科,所以“主观的认识改变客观的世界”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统计学找出的就不是精确逻辑解,而是希望找到“相对最好的看待世界与改变世界的方式”。
  这就好像那些不断“糟粕”的“公共知识份子”那样,他们不断地说各种不行那种完蛋,但是提出的解决方案也没半点卵用。他们最经常做的就是鼓吹这个地方牛逼鼓吹那个地方牛逼,但也完全不能给出任何令人信服的“怎么牛逼”的解释来——对,他可能会给你理由,但是你问他“怎么做到”,他就只会再给你一个理由,你接着问,他就会说“不行啊,这是人种问题”。
  
  真正给你解释的人,会告诉你几件事:
  1:现况是什么,大概有什么原因导致的。
  2:这些原因是怎么产生的。
  3: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会产生,他会给你一个产生过程的解释(注意,不是原因或者理由,是过程)。
  4:如果你继续问他过程,他会把过程尽量告诉你。
  5:如果你问他过程中的某件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么大部分地方他都会回答“不知道”,因为过程内涵的东西太多了,所有人都必须在这些事情上更多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人类是不可能重新做一遍所有巨人的,除非大家把时间众筹给这个人。
  6:他至少会告诉你一部分原因的解决或者缓解方式,如果没有,他会说不知道。
  
  故意骗你的人倾向于让你觉得他全知全能只是“人种不行”,而真正做事情的人会告诉你办法但会承认自己不是全知的,他们甚至常常主动避免你这么认为。
  
  我不喜欢把循环论证被发现后的死猪趟地行为叫“逻辑思维”,我倒是更喜欢叫它“裸鸡思慰”。
  
  现代大家知道了什么是“中庸之道”(我是指:我认为的)——现代文明思维就应该用现代文明语言来说明,而不应该用什么传统文化口吻,更不用什么玄学口吻,只有把这些思想一步步更加精确的精炼出来,这才是传承传统文化而不是骗钱和破坏传统文化。
  只有我们把传统文化精炼了,精确了,能使用了,这才能说是学习了传统文化,学习了中国5000年的经验——从任何方面来说,一切人类经验都是用不同的鲜血换来的,无论是军事还是医学,又或者是习俗或打破习俗。
不精炼前人经验,搞得玄乎兮兮,搞得仪式化与绝对化,这都不能换来更好的规律使用,那这和忘记历史没有区别,而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背叛不是忘记几个词和名字,而是试图抹去历史上的那些为了他们那个时代的各种各样的正义与邪恶事业流过血的人所留下的经验教训——背叛者算不上正义或者非正义,他们没有在任何一边的资格。
  所以那些什么女德班,什么《弟子规》班,这不是什么传递中国文化,他们就是中国的……不,不光是中国的叛徒,他们是东亚中华文明圈的叛徒,而且是最可恶的内部蛀虫式的叛徒。
  当然,最好的办法并不是杀死或者限制他们,尽管有的时候有必要这么做。
  但是我们最好的方式,依旧是让他们死掉——杀死和让他们死掉,是两回事。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加快更好的系统的建设,创造出更好的方式,这些人当然不会轻易的就范。
不过他们就范与否也并不重要,无论是口头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万有引力,小行星轨道,大气运动与气候规律,这些都和恐龙的看法无关。
当然,“中庸”的办法是说归说,但是让各位自己想还是会让大家觉得心里打颤的。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你的朋友的评价名次里面选择中间的那两个。
  
  道理很简单:中间的那两个虽然既不是最突出,也不是最差,但是这两个东西都有一个独到的特征。
  这个特征是最优与最差都没有的:用你在这方面最大能力去改进时,既不至于小孩找到太多机会“捞取关注”,又不太可能力度过大让整个平衡结构失去稳定,而且投入产出比非常合适而且绝对可以派上最多的用场。
  此模式即便你在玩模拟人生的时候也能发现:你最好的那个技能是你安身立命的法宝,你最差的那个技能其实你可以找到避免规律,而中间那些等级不高的技能,你只要提高一点点就能给你的“小人儿”带来最大的乐趣,但是他的主要方向却不会受到影响。
  比如说你的小人儿是一个宇航员职业,他的逻辑和科技知识能力很重要,所以你会刻意培养小人的这些技能;你的小人儿厨艺特别差,所以你会刻意点外卖或者让配偶做饭。
  但是真正影响你生活的技能呢?比如说偶尔修修东西需要的灵巧技能,玩抽木头游戏技能(别吵醒骆马),打球时候偶尔练上的运动技能,你没事在家画画带来的一点绘画技能……
  这些技能都不是你的最拿手好戏,但是你每强一点点,却能带来最大的“相对优势”,你的小人就更能在投篮比赛上更能胜过别人一点;你画画能更快的带来更多的正面启发情绪;你灵巧技能高了就能更快的修好电器,并且产生自豪感……
  而这些看似不重要的情绪或者“稍好一些的技能”,给你的小人带来了很大的生活乐趣,而且这些乐趣还不需要花太多毫无意义的时间,同时这些正向情绪又降低了工作的压力——于是你的小人就进入了情绪良性循环。
  这是不是和现在所鼓吹的“三角形”人材很像?就是所谓的一专多能人才,而不是以前的T字人材。
  但是有些人为什么有“三角形”的知识却做不到“三角”呢?因为光学到知识,但这些知识是一种痛苦,这就不希望去用——所以很多企业里虽然有很多三角人才,但实际上他们并不能发挥三角中段的优势,而且他们维持三角中段的压力会影响主营业务。
  结果就是在一定的企业文化下,尤其是高压企业文化下,这些企业的员工最后还是被迫回到了T字结构,但其实三角结构的确是更稳定而且具有更高收益的模式,因为没有任何企业能完全做到“分工绝对明确”——分工绝对明确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KPI设置必须极其复杂而且公平,问题是制定公平的人未必公平,执行公平的人也未必公平,当KPI复杂到一定程度以至于大家不执行公平时无法上报不公平,再上传到在乎营造公平感觉的人那儿去,那么全局性的压抑就会爆发,今后可能会带来极其大量的造假问题。
  对,上面那家公司的典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华为,上面也是我对华为未来10年的预测。而渡过这一阶段,虽然没渡过的太好但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活下来而且获得不错的,那就是ZTE(中兴)——当然,任何一个人都知道,ZTE的真正企业文化是“养老”,而这也代表着三角形个体的普及化(健康的老人总是很三角的)。
这固然听起来有些没有“进取心”,但这的确也是一种不错的策略,而且在真正危机到来时,ZTE更可能会有极强的稳固能力,他的员工会为企业战斗到底而不论战况如何——关键的是,三角形人材多了,这个组织战斗的套路会特别多,而且打散以后可以更快重组。
这样看来,ZTE在人员本身的内部构成上就很难被打死。在未来几十年,可能“很难被打死”这种属性,要比什么“狼性”重要多了。
  你要说ZTE像什么?强的时候像志愿军,弱的时候像毛年轻的时候带着的“两杆枪都没有”的游击队——虽然经常被打败,但是下午就能在隔壁山上重新整队继续干了。
  所以说未来30年,我把票投给谁啊?我投给中兴系——对,不光中兴,是中兴系。
商场如战场——战争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
  我知道很多人会有很多而且很有道理,甚至非常专业的反对意见——我们走着瞧。
当然,我不会对“很多而且很有道理”的反对意见进行反驳,但是对于那些“非常专业的反对意见”我也没这个水平回应全部方面。
我已经知道你们中的一部分人会说什么了,尤其是对中兴人材培养现况的——我只是想请这些朋友仔细想想你们的“专业反对意见”,用辩证的方法想一想,是不是正好对应我上面的内容?
我主要还是在倾向于环境与规律的循环会让优劣互相转化,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对调,并不是强调绝对的好于坏。
也许你会觉得辩证法太虚,但这也是另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解释。再说辩证法最有效的区域,不恰好是这类地方么?
我也没觉得自己一定对,只是建议各位朋友能从多个角度考虑一下问题,就算没什么用,也能开心一下不是?
还有,虽然我对伟人无比敬仰,但我认为国内民间的x派是德行匹下的。他们总是在做一些“把很重要很根本的大逻辑大智慧”等同于“百战百胜跳大神”的事儿,说白了就是变相的小布尔乔亚的赞叹而已——本质上和大妈股民赞叹某个股评师说的多么好听是一样的。
所以我敬仰,但我非什么x派——即便是用对于社会陌生人最基本的尊重与素养(现代),你也不能把我和那群什么玩意儿划上等号(他们实在太恶心,和那些跪舔投靠神仙的人无异——伟人让中国人治好了腰椎病,可是这些人却拿治好的腰用于磕头。对了,这里要说明一下,这和老战士对他的敬仰毫无相似之处,老战士是他的士兵。战士对军魂敬礼崇高无比,“股民”为投靠磕头恶心至极)。
不过,说到这儿,大家如果再回顾一下之前的“仁义礼智信”内容,以及中国第二类计算机的阐述,大约也就明白中国为什么会选择“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了。
仁就是修身的战略,仁就是齐家的战略,仁就是治国的战略,仁就是平天下的战略——认清分工与长短,知道定位于全局,这样才能有容乃大,这样才是生生不息。
认清“长短”,不是为了取长补短,而是长短用同样的方法去对待。
  (提示:我这边其实对传统文化的内容记的贼少,实际上我也不怎么看传统文化的内容,我现在对于传统文化的理解是我在看了现代的东西之后,偶尔回头一看带来的理解,在这里使用中国传统文化也可以减少篇幅,否则这篇文章可能要有150~300万字。这些传统文化内容既可以更好的表达意思,又能把篇幅减少到20万字左右)
  
当然,大家还是希望更有培养侧重点,这么大方面的东西,也只能说是针对“大方向”的优势。
下面我给一些典型的特征……我事先说明一下啊,我不知道传统书籍里面有没有提到过这些东西,我只是根据我上面的逻辑对应的现代社会适应的内容,然后结合观察得出的结果,所以和你看的书有一些出入甚至很大出入……那我也没办法,谁叫我是垃圾学校毕业的文盲呢……
  本排名中,其要素顺序分先后——第一个为从达到本类中的安全需求到社交需求,第二个再到尊重需求的获取,最后第三个是自我实现。
  军人家族最好的是什么类型的?
  “信礼义”
  走仕途呢?
  “礼义仁”
  商业呢?
  “信智礼”
  学者呢?
  “智礼仁”
  工匠与农夫呢(白领和程序员也算啦)?
  “礼智义”
  老百姓呢?
  上面的都是老百姓,因为区分是不是老百姓的,不是看人本身。
  还有大家似乎发现了吧,所有“不同功能的家族”里面其他一切都不是恒定的,甚至我们鼓吹的最厉害的“仁”也不是,因为有些分类的人的确不需要用“仁”做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用到“仁”的,其实是“最优解计算结果分发”的工作。
  但是“礼”却全部存在——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为什么了,第二类计算组织要用这个提高效率甚至超频。
  我想说什么?完美是不存在的吗?
  不,完美当然存在,从某种程度上甚至更加容易。
  但完美没有用,因为没有缺憾就没有方向,因为这个东西没有重心,只会被随便踢来踢去,连混混都做不到,最多算“混球”。
“古惑仔”就是混球,只要一个社会有越来越多“力求完美吹牛逼”的人,古惑仔就会越多——“水滴”探测器的完美弧形表面和一团乱到无限的毛线球……它们看起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了,第三章的前言也快结束了。
  最后:大家想想看吧,在这样一个社会,真的是我们在保护孩子吗?不。
  是孩子在保护我们。
  看看这个视频,看看这些弹幕——搞笑吗?搞笑。亚文化吗?亚文化。你是家长,你会舒服吗?不舒服。
  我看到的是什么呢?我看到的是,他们的确在把那些“大义”用于对现实生活的评判——尽管这显得有点“儿戏”,甚至会有些老顽固会觉得这是在“解构历史”,让历史意义无效化。
要我说,这些老顽固都是放屁——老顽固们大体上还是处于农业时代,只是在用这些“历史意义”做图腾并欺负别人而已,而这些小鬼们的“戏言”是针对自己的。
这些是用我们和我们先辈对硬件的建设换来的,这些也是向大组织和大分工下社会的进步,只是我们这些老骨头常常觉得新家的自动冲洗马桶不如老家的蹲坑好用。
  我们建设的硬件在保护他们的硬件,现在他们是在用自己开发的软件,来保护我们的软件。
这种变化脆弱吗?脆弱?质变吗?质变——所以我们要在这一关键时期,在硬件与现有软件上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保护这根独苗,这一两代人比我们两千两百年来的任何一代人都更重要。
只要能让这一代人活在工业化和现代化的世界里,中国就真正的现代化了,一百多年的耻辱也就真正成为历史了。
因为从人的角度来说,我们也是活着的耻辱与旧时代的化石——但我们现在可以选择,是选择让我们成为耻辱柱尽头最后的一节,还是需要更多节。
可喜可贺,陨石已经在大气中轰鸣而来,耻辱柱和它身下的一切尸山血海,都将会在烈焰中化为齑粉,肥沃我们崭新的家园——在这块沃土上,从此将会有千千万万的新苗茁壮成长。
不错,它和以前不一样,又一样。
你喜欢?你讨厌?不重要,因为他们强——所以重要的不再是我们怎么看待他们,而是他们怎么看待我们。
  少年强则国强,依我看,这些少年是很强的嘛。
嗯,从某些方面是挺弱,只可惜弱不过我们这些老古董。
  
这个世界变化真快真疯狂,耗子都给猫当伴娘。
好啊,我看好得很呦。


水库论坛微信群统一入口:shuidi021,备注“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扫一扫,水库论坛微信群等着你,备注“水库论坛”。

手机版|水库论坛 - 房产投资官网 ( ICP备18000679号 )

GMT+8, 2019-4-21 22:16 , Processed in 0.095385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