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看桃军师《寿司之神》一文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库论坛是一个职业炒房论坛!一套房子,成了贫富之间的分水岭!
水库论坛真正教你做的事,其实是毁三观,竖新生!
水库论坛一点一点讲述房产投资的逻辑,讲述老百姓最关心的事!
水库论坛网址:
www.oushenwenji.net
水库论坛微信群统一入口:shuidi021,备注“水库论坛”。

看桃军师《寿司之神》一文有感

嗯,首先先说明一下,原来桃军师的文下有人说桃军师吃不出神马好东西。
  我是不知道桃军师能不能吃出好东西,那我先说一下我自己。
  
鄙人,超级味觉者,不挑食且可接受重口味,四粒左右白砂糖放到2.5升水里可以尝出来(就是一大瓶可乐的水,要求纯净水,能过双盲)。
虽然和美食家比起来这还是差一些,但是比四分之三的人要好(超级味觉者大约占人群的四分之一,不算稀有特质,而且对挑食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幸)。
由于我的饭量之巨大和口味的精细之间的巨大反差,我在一部分熟人里的绰号是“刁嘴猪”。
我很理解这个绰号,因为如果我看见一个人在一顿饭能吃五大碗的同时还能尝出同一盘菜里两根豆腐干味道差异的人,我也会这么叫他的。
当然,尽管我不挑食,所以对“美食”的定义很宽——上至好一丢丢的料理,下到干烘食鸟蛛与凉拌船蛆。
哦,鲱鱼罐头我已经吃了,表示和臭鳜鱼没法比。
活蛆奶酪最后到底是没敢吃,这尼玛也太恶心了,你炸一下我还可以考虑。
鉴于我的“食谱”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是比较广阔的,就算“好吃”在各个人身上是不同的,但“到底有没有区别”,我是讲的出来的。
如果有人要从“口感”上来找茬的话,我只能说口感灵敏的人舌头都发达。我虽然不能用舌头给樱桃杆子打结,但能叼个弹壳用舌头刮半首《雪绒花》——我不经常这么做,因为我不喜欢吃酸辣口味的东西。
嗯,以后俺要是英勇就义了,也可以念叨一句自己的名言:俺告诉你一个秘密啊,弹壳用力嘬能嘬出酸辣螺蛳粉的味儿来。
当然,首先还是要说下桃军师的不是——好吃和难吃虽然是很个人的,但尝不出来好坏并不表示真的不影响销量好坏。
事实上很多人,即便不是味觉很灵敏的人也是能吃出味道差异的。两家几乎没什么其他客观条件不一样的店,生意很可能还是大不一样——尽管大多数人可能真的说不出哪家店更好吃,但是就是会去那家。
还有一些情况更常见:你的确可以吃的出哪家的更好吃,但你讲不出具体的区别,甚至讲不出是“哪个味道”更强一些。
当然了,我们说的“味道”其实是一种“气味”和“味觉”混合的产物,它很复杂。
我举个例子: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各有偏好群体,而且他们之中不少有很高的忠诚度,比如说我就只喝可口可乐(其实我两个都不怎么喜欢,我最喜欢的饮料是格瓦斯,但是那个东西喝了会胖)。
如果让一个没明确概念的人来尝,那么他最多会说“百事可乐似乎更甜一些”。
但其中的差异远远不止更甜一些,这些人之中还尝到了其他的味道但说不出来——习惯了那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的人,就可能会更喜欢可口可乐。
如果把这种味道给详细化的话,更多人就能清晰地辨识并且说得出好坏了。
可口可乐里面的那种“让舌头底部有一股向下的牵引力”的味道,一方面是因为蔗糖的口感比百事可乐里的葡萄糖浆的更重一些,更主要的是来源于“可乐果”的味道。
可口可乐在一开始是使用可乐果的(原产于非洲),后来为了节约成本的需要就尝试了很多办法,基本上复制出了可乐果的味道。
可乐果是什么味道呢?
类似于:在烘焙程度不高的咖啡豆里加了百香果种子的味道。
事实上,如果你在百事可乐里面加入一些百香果的种子,你也会喝出一点儿可口可乐的味道。
至于百事可乐就令人熟悉多了:焦糖味,准确地说是焦糖卡布基诺上面的“泡沫”的味儿。
这很像什么呢?
这就像如果你不告诉一个小朋友“红色和黄色之间”的一个颜色,比如说橙色,你去问小朋友橙色是什么颜色,他们更可能告诉黄色或者红色,极少部分小孩会说“这好像是红色和黄色”。
当然,大人在同类事件上也一样,比如说你去找印染师傅聊天,他给你看的色盘上的每个颜色都是有名称的,但他在不告诉你这些颜色的名字的时候,你的确就更难区分它们——不是叫不出来,是真的更难看得出来。
但即便说到了这一步,我也只说到了差异,并没说“好吃不好吃”或者“好或不好”。
好和不好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概念——个人角度上的“好”和“不好”可以相对随便讲,但你判断一样东西是公众意义上的“好”还是“不好”是极为困难的。
按照一部分人看来,桃军师说的是“没差异”,但其实是有的,而且是有用的。
所以我觉得桃军师说的确实是不对。
不过呢,桃军师不对,不代表傻逼们对了。
因为傻逼们是在用“好”去形容一个东西,人家说的不是不一样,人家说的是“好”。
中层人,或者说小布尔乔亚有什么毛病呢?
一句话概括:不想被当作老农,却摆脱不了老农的习气。
在“吃”的这件事上表现为啥呢?那就是“高档的东西=好吃=不说好吃=没品位”。
我就问一下:为什么高档的东西一定会等于好吃?
你要从经济学上解释:因为这玩意儿带给人的效用更大,效用大难道不等于好吃么?
效用大一定等于“好吃”?
我问你啊,你现在就着咸菜吃稀饭,你吃了一碗稀饭和两口咸菜。那两口咸菜虽然量少,但是带给了你新鲜感,让你不觉得稀饭寡淡。
  
  如果一个人拿咸菜和咸菜比,那的确可以比出一个“好吃难吃”,但那需要很大量的比对,而且创新还需要大量知识与经验的融合。
  
  我们假设同等量的咸菜比稀饭要贵,此时咸菜比稀饭“高级”,但是你能说咸菜比稀饭好吃吗?
  这不是咸菜的效用比稀饭大,而是在吃稀饭的时候偶尔吃几口咸菜,这让“咸菜+稀饭”这一组合的总效用变大了。
  但这不等于咸菜比稀饭“好”吃。
  
  就是这样:讲道理,所谓的一些“高档”食物,常常本身就是类似那一道咸菜。
  它不是更“好”吃,只是为了换个口味吃一下。
  一定要把“好”和“高档”挂钩,本身就很土——这是一种“心虚”的表现,本质上和刚信了一个不靠谱的宗教的人,他努力的想要传教是一样的。因为他其实对这些东西没谱,所以才想要强调“这个真的是“好””来给自己加油打气。
那,我来说几个“好吃”,真正的好吃——“好吃”是不用考虑性价比的。
这个东西我们都吃过:方便面。
至少我知道的无论穷人还是富人,无论之前是粗茶淡饭还是山珍海味,他们家的小孩子在第一次吃泡面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卧槽,这是什么,好好吃哦”。
想一想自己小时候,或者想一想其他人小时候,第一次吃泡面的时候大都是这样的——就绝大多数现在正在上网的朋友的家庭条件,小时候的日常饮食就算不高档也一般比泡面要好多了,但一般会觉得第一次吃泡面真的很好吃。
后来觉得不好吃了,大体上不是因为别的东西更好吃,而是因为老要吃泡面所以吃腻了。
我现在还是觉得泡面挺好吃的,那是因为我很少吃泡面。
更厉害的是,通常情况下这类食品还相对容易“跨饮食文化”——虽然不同饮食结构下的泡面会“不那么好吃”,但通常是可以下咽的,尤其是常见口味。
比如说韩国的白菜泡面,我们能吃,美国人也可以吃,欧洲人觉得还不错。
我们的红烧牛肉面,韩国人觉得不错,美国人觉得还行但太咸,欧洲人觉得和一些罐装汤差不多。
毛子:嗯,厚厚的条纹饼干配一碗汤,很合理的吃法,就是啃起来容易掉渣。
也许有些小资要讲:切,这不就和肯德基一样么?人类就是有天然的口味偏好,直接满足不就行了?最多加上几种搭配。主要看的就不是吃的,而是资本运作。
是这样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不是这样——小资产阶级特别喜欢一个说法“麦当劳赚的不是汉堡的钱,人家真正赚的是地产的钱”。
我们都知道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虽然麦当劳赚的的确不是汉堡的钱,它赚的是薯条和饮料的钱——但是你没有汉堡,你赚个屁的薯条和饮料钱。
举个简单的例子:稍微不是特别辣鸡的洋快餐店,就算食谱和酱料看上去完全一样,但也会根据不同的时段进行修改。
每天的不同时间里,番茄酱,沙嗲酱,调味粉包常常会更换——不用看配料表,配料表都一样。
这种味道的变化对于我来说是十分明显的,不知道各位尝出来了没有。
更有意思的是:除非饮食文化变化很大,否则这些料在很大一块地区是不变的——你可以说这是成本考量,但这也说明了在这一成本的范围内,这些口味的变化并不会极大的影响销量,这说明了这些口味具有很强的通用性和适应性。
而且越是牛逼的公司越是如此。
那么研究出这个东西的难度大,还是一个小餐馆乃至一个大酒店里搞个“特色菜”“高档菜”难度大呢?
当然是通用化的难度大——而且即便排除了成本考量,它的难度还是更大,而且大的不是一个量级。
尽管刚开始这样一个通用性配方可能是一个巧合,但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都有“巧合”,因此很快竞争又会演化为一场味觉实力大战。
虽然这场战争的最终胜负受到很多条件的影响,但核心影响依然是“好吃”。
很多人会搬出什么“哈佛大学教授”“沃顿商学院”什么什么例子,比如说:各位在家做汉堡能做的比麦当劳好吃唛?能?那你们为什么不能开麦当劳唛?所以说啊,关键点不在味道上。
相信这些话的人也不想想:就算这话是真的,那一个堂堂著名学府的相关专业的教授会这样说话吗?如果是在特定的专业的导论上说个俏皮话还有可能(让学生们刚开始认为自己的专业很重要,需要好好学习,不要换专业),绝不可能真的这么认为。
毕竟现实世界又不是裸鸡思维。
真正能叫“好”的味道,当然是在先进生产力这边的——大多数时候,也就是食品工业这边。
一个厨师,他在这方面做得仅仅是局部的预估,这种预估注定是受到个人能力上限的影响的。
食品工业呢?光是试吃的人都可能有上百人甚至数百人,而且每一个人的敏感程度都不见得低于高级厨师——收入也一样。
至于口味的研究调查等等,更是完全不能比。
一个知名厨师和你楼下的小餐馆比起来,最大的优势并不是做得东西好吃,而是可以保证“有差异化”——不是证明自己做了一个特别好的咸菜,而是在做得不差的基础之上有差异。
这个咸菜未必比别的咸菜好吃,但这个咸菜中有点东西是你没吃过的。
它的“通用化”几乎可以肯定是更弱的,但这个厨师可能相对而言做得比更差的厨师通用一些——毕竟按照这种路数做事情,那么菜品的更新自然要足够快,而菜品的更新一旦变快,那么“通用性”的把握速度就要快,而一个有经验的人整合内部信息的速度说到底还是比一群人要快一些。
这是两种不同的经营和生存策略。
但那种“通用性更差”的一定不能叫“好吃”,因为好吃是越多人觉得好吃才行的。
就算那些人说“没多好吃”,但是让100个人里10个说好吃的难度,是要远远低于让50个人说“不难吃”的。
肯德基在中国为什么比麦当劳做得好?
这有很多原因,但是其中一个原因是非常关键的:虽然大部分人在吃了麦当劳和肯德基以后,说是麦当劳更好吃。但是,这些人吃麦当劳的频次远不如吃肯德基。
道理很简单:肯德基相对不容易吃腻而且还便宜些。
在那些麦当劳做得比肯德基好的国家呢(大部分),他们中很多国家还不如中国,麦当劳也还是比肯德基贵,为什么肯德基做得还是不如麦当劳?
原因更简单:在大部分国家里没有和中国的“菜系”那么强烈的区隔,就算有特征也不会差异那么大,这和大部分国家并没有巨大的维度差异有关。
这些国家里都各自诞生了在本土有很强通用性的“自己的肯德基”,所以肯德基很难杀进去——在中国,肯德基也是“各家地方都能吃一口”所以才混的不错。
可是麦当劳反而有点差异,但又能接受,所以大多数国家麦当劳做得比肯德基好些。
其他东西做得再多,东西不好吃并且有足够的竞争对手的话,那么再怎么做也是没多大用处的。
一个手机,你再怎么鼓吹革命性,细节,情怀,你手机本身做不好还是要完蛋的。
啥?你说8848手机做的还不错?因为人家是广告公司嘛,都不是手机行业,只是恰好卖的是手机而已(我们看到的电视广告上自古以来的“神经病”作品其实大都是区区几个公司搞出来的)。
当然我这里说的不是金立,金立还真不是,良心的讲金立手机也不算垃圾。
这就好像细菌企业才依赖病毒式营销一样,把差异和独特作为主要竞争手段都只能是吃剩饭——尽管必要的时候不要说剩饭,狗饭都得吃,但这不意味着狗饭比人饭“好”吃。
二郎那家店,那么多习俗,徒弟培养那么久,这些都是为了啥?
这说白了就是尽量的提供一种信用保证:我的店的东西不难吃,而且我努力的做一点差异化,这就是我的证明。
就这么简单,这其实是一种很卑微的生存方式。
当然劳动不分贵贱,卑微也有存在的价值。
二郎自小失去了父母,没有学习的机会,当了很多年徒工,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在唯一能学习的路线上好好学习,在极为有限的条件的基础上依然做出了一番事业。
这么说好了,《寿司之神》这部电影是法国人拍的,法国人根本就没想着说什么“匠人精神”多么牛逼一类的,他们的重点核心思想是“劳动是平等”的。
说到底就是电影版的“妈妈说,不要欺负扫地阿姨,劳动最光荣”。
就这样而已,中国在扯尼玛犊子的“匠人精神生产力”。
其实有些人在讲啊:哎呀,吹这种事情不就是让人996嘛,这是剥削。
是有这个意思,但是远不止这个:前些年就开始吹了,吹的最厉害的公司干的不是压榨,他们不是996了,他们大都是内部结构调整或者干脆直接裁员了。
吹一个裁一个。
  人家的目的就不是提高生产力,而是为了“通过这种卑微的成功来拔高你的个人信心,好让人家干你的时候,你不要垂死挣扎的太厉害”。
  
  小资和中层蠢不是蠢在没品位上,没品位又不会死人。蠢是蠢在“刀架在他脖子上了,他还以为是让自己做个刀具评论”。
好了,让我们回到吃上。
之前,我对“好的差异化”是用“高档”。那么“好”+“的确不便宜”是什么呢?
那应该叫“高级”。
“高档”说白了就是“载具差不多,拖拉机就是拖拉机,汽车还是汽车,高档就是加高一个档位跑的快一点。”
“高级”就不一样了,是汽车变飞机,飞机变火箭。根本就不是跑一条道上的东西了。
一般来说,高级的东西并不太玩“差异化”,它就是正面平A。
用,是都用“通用化”的味道,但是它能提升巨大的程度。
  
  啥区别呢?“高档”就好像给你一颗稍稍好一点的草莓,然后搞一个巧克力或者奶油喷泉,你就蘸着丫吃。
  这也不是不好吃(我个人觉得不好吃),但是这必然会造成“更有可能让更多爱吃草莓的人不喜欢吃”。
  但是没办法,只能搞到这样的草莓。
  高级呢?
  简单点说,就是让一颗草莓有10颗草莓的味道——综合的味道。
  这可能做到吗?
  当然可能,但消耗的人力物力不是什么“我一天只搞三斤虾”那么点事儿了——这事儿可能批量也可能不批量,但是它的成本不会因为批量而降低太多。
  我这样的人等级太低,这样的草莓我只吃过几次,基本上感觉就和掉进鲜榨草莓汁的游泳池里差不多——但到游泳池你会喝饱而吃不下其他东西,但现在你只需要吃一口就能达到。
  就这么简单粗暴,没有任何理由,通用化的美味增强N倍,就这样。
  但越是好吃的粗暴,它背后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就越不是一个量级——肯定不是一个“寿司之神”能干到的,得是“十万天兵天将”
  
  这种差距像什么?
  “高档”就像“嘿嘿嘿,敌人在那儿,我左摸过去右摸过来,终于想办法把敌人干掉啦,虽然我也差点被干死。”
  “高级”就像“敌人?先用原子弹炸一下再说吧。”
  是啊,就好像评论里各种为二郎或者此类“美食”辩护的人一样,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小道理很标准,搞得很精致似的。
  这就是“左摸过去右摸过来”。
  但是问题是:真“好吃”的东西就没打算跟你左摸过去右摸过来,人家直接甩你一脸核弹,你能咋地?
  这还不跟你一个人甩核弹,人家是见啥人就贴脸核弹,不跟你逼逼啥,爱吃吃不吃滚。
  当然,高级的东西在重要的时候当然会搬出来用,而在日常我们能注意到的“重要场合又要吃饭”的当然是国宴了。
  淮扬菜为主——玩转蛋白质,别的不解释。
  可以这么说,即便不是在信息发达的今日,哪怕在以前“国宴菜”都能做到基本上全世界的人都能吃——除了少数信仰原因以外,比如说原来印度人跑去毛子那儿吃国宴,结果基本啥都吃不了(毛子干事儿太糙了,之前没想到)。
那为什么泡面那么好吃,那干嘛不干脆让这些人吃泡面算了?因为泡面没那么好吃,就连用高档材料去做也没那么好。
一个泡面企业才多少钱?就算是食品集团也不会为这个砸那么多钱,研发团队几百人撑死(味道)。
国宴呢?先不说历史上的饮食知识积累,光是之前的研究和准备,各路人马齐上阵,多的时候几千号人(那可是两个团)……至于制作的,每个至少都有二郎的水平。
啥?小资说“那为啥中国没有很多很多很多米其林星级店呢?”
那不是因为我们达不到要求,而是米其林的要求总是奇奇怪怪的,而且米其林评选的商业价值其实对于中国的高级店来说根本不值钱,赚的就不是小散客,要什么米其林评级。
中国的“高级”,无论从花销还是其他方面来看,二郎的店算便宜的。
当然电影里也强调了:根据用餐时间来计算。
嘛……本来大多数吃的人就是商务旅行,中途请客人吃点有特色的东西,这也不丢人。
更何况这样的话,强制“一定要提前一个月”也有了运行基础,毕竟客户的行程也相对确定。在原材料渠道比较差且没有足够的财力去支撑更好的渠道下,这么做是有其必要的。
不算是死板,只能说是其他方面做不到,所以只能在这一块妥协。
不卖小菜也很正常,因为就是路过后的特色店,吃一下,类似于下午茶。
本质上来说,米其林评级就更倾向于“特色店”,不是“好店”——本来初始就是个驾车游吃饭饭小册子,大家是边玩边吃的。
最多算是“特色店里面做得好的”,至于“米其林三星是值得你特地到访一个国家的店”……这……我TM完全不觉得这些三星店值得“特地到访一个国家”。
中国原来最早有一个三星店,大家也都表示没啥好吃的(只能说:在这样的外形要求下,东西“不算不好吃”,如果不算外形的话是真的有点不好吃了,这个不好吃也没有考虑性价比。关键是这些菜没什么特色可言,特色还是能加一个特殊分的嘛,毕竟用“局部适应全局”是有额外压力的)。
也许这个“特地到访一个国家”的意思是特地跨过一个梵蒂冈那么大的国家去吃……特色农家乐的水平。
  总之
  “好”
  “特色”
  “好+高级”
  “好+特色”
  这4个本来就有区别。二郎的话么,他的寿司我没吃过,我只吃过他徒弟的(就是电影中出现的另一个师傅)。
  大多数人都觉得,他徒弟的更好吃一些——这倒不是因为电影里说的轻松,他的徒弟比他好吃很正常,因为他的徒弟的供应链一看就比他好太多了。
  一天三斤虾,是比不过大体同样品质的虾,然后1000个里挑一个的。
  当然二郎这样的人“当师傅”应该是很合格的——电影里说的徒弟都要先练啥啥啥最后才能做鸡蛋,那是特例啦。
经济泡沫崩溃以后这样的徒弟才变多的,因为那会儿不好找工作,当时也出现了很多寿司店(二郎的店原来也不贵)。
后来日本人吃寿司也越来越少了,撸串的越来越多(并不是因为一定更便宜),能活下来并且活的好的,大致上也就原本比较好的店了。
至于说二郎的专注精神嘛,我觉得他的经营方式也是没办法,其他方式他也不会。光从专注来看,其实高级一些的大厨及帮厨,也都不比他差。
如果说到“研究”的话……那差距太大了,一个人没办法和几十和几百号同等的人比的,毕竟做菜不是那种极度要求集中智慧的理论科学。
  
一个“一无所有,无能的开始,底层人奋斗最后活的还可以,尽管他只好靠少数的东西活命”的悲情但有希望的故事,在中国中层眼里居然变成了类似“成功学”的东西。
喂!这是知道自己无能,但又觉得自己干不到奋斗,然后只能瞻仰的意思吗喂???
有木有搞错哇,看马云看的兴致勃勃觉得自己也能行,看到二郎就觉得不行,这是精神影分身之术吗?
如果稍有脑子,看看二郎的寿司,其实也是“通用化”高的寿司。
如果各位要去二郎及其徒弟的店里吃,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除了一部分人可能讨厌海胆和生金枪鱼以外,其他的东西味道还是不错的。
米饭捏的很不错,在嘴里很有层次感,不认真而且手艺高的话练不出这个,而且大多数人吃不出“米饭的层次”(无数个柔软的滚珠在嘴里散开的感觉,但记得咬下去的时候别用臼齿,从侧面三分之二处咬开感觉最好,速度不能太慢,尤其是裹海苔的)能认真对待也是挺良心的。
总之:这钱还是值得一花的,但不见得需要特地绕道。
  最后呢,再说一部分对一些人有刺激的话。
  没脑子的人,有舌头也没用——之前说过,如果不知道这个东西的概念,那就更难感受到一种东西。
  但是在我们初次品尝一个东西的时候,如果想要真正的感受到味道,直接靠别人说也是不行的——更重要的是就算别人说了,也得自己能想得出来,毕竟味道这东西不是那么好直接表述的,又没个味道表什么的。
  所以真的要能第一次尝出一个东西的不同之处,其实是有一个类似推理的过程的,只是没这么明显罢了。
  但是要想思考这些问题,那必须要有一个较好的出发点和思路,它也是有一个从前至后的流程的,还要想办法区分“预设感觉”和真正感觉到的味道(尽量不受影响)。
  
  所以其实判断一个味道“好不好”其实挺复杂的——而且你还得想一下大多数人吃到这个是什么反应,所以还得理解一下他人的感受。
  其实我也不敢对很多东西妄下“好不好吃”的结论的,我也只对白切鸡或者白切肉这些比较容易识别的东西来初步看他“好不好吃”,这几乎就是个对于“感性信息的脑内大众统计”,这个我可不敢说,所以除了那些相对可靠的以外,我只敢说“我喜欢”“我觉得味道还可以”“这个方式可能比较新鲜”,是不是“好吃”实在是不太敢讲。
  
  当然了,正式因为“好吃”本身就是一种包括有“时间进程”“周围环境”等诸多因素的考虑,所以很傻的人其实不能理解什么是“好吃”,最多只是“哎呀,我吃吃吃”(只能算是个统计数据,问题是在这么大的样本规模下,一个统计数据并没有什么作用,还不如现成的大印象来的靠谱)
  
  这样想一想,桃军师文章下面有个评论。
  内容是这样的:一个半个身子卡在modernization大门外的国家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嘲笑西方世界以外唯一一个自主现代化的国家?这个国家即没有新教精神也没有文艺复兴,既没有意识形态先行的类似法国大革命的运动,也没有接受发达国家低级产业的牙慧(一如伟大天朝)。就这些还不够你谦虚点吗?说句不好听的 人家这种做饭方式是现代化 管理学101去看看吧。
  大家应该明白……这个家伙完全不带脑子的,因为没有一句话是对的——如果是正常思考的话这是很罕见的,因为正常思维下一大段话一句都不对是一门技术(而且是100%偏离),而且引用的居然是上古时期的智商检测文的论据(当年在养猪场测试傻×用的,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我相信不少老网民应该都见过),连顺序都没怎么改……(看来傻子的记性还不错)  
看到这个我都不相信现在是2019年,2009年这样的智障都很少了……这家伙是不是经常混小群或者上海本地论坛的一些小版块,现在也就这两个地方还有比较多的此类傻×了,信息闭塞嘛。
  还有这家伙居然要人看管理学101……我的天,怕不是自己都没看过前三页(看过三页以上的还能这么说那就真的是智障了)
  前面一个现代化英文,后面一个中文现代化……这方式,还挺像花2万块钱在日本买了个宁波产马桶圈的小清新呢。
  
  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人,是能够在餐厅里面真的从头到尾推算一盘菜到底好不好吃的呢?还是俺捧一碗8块钱的麻辣烫到一家装修好一点的店里,然后告诉他这是xxx都说好的菜……
  哎嘛!好吃好吃!品味啊!我去,我的品味又提升了啊!这是法式意式俄式美式日式风格的无敌仙人奶酪火山沸腾料理啊!老板,这道菜太好了,我以在有格调的领域摸爬滚打50年的老脸担保,这道菜太棒了,请问要多少钱?
  哦,这是我们的特色菜,很便宜的,800一碗。
  哎呀,老板您谦虚了,您再怎么实在也不能这样,给,再给200小费,我这人大方又有钱。
  好的,谢谢小费,请结账吧。
  那个啥老板……我口袋里钱不大够,我能不能下回……
  拖出去打。
  (这个过程很像网络智障测试,抛出一个基本概念都几乎全错的东西,高中水平就足够应付的东西,然后冠上一个xxx头衔。然后看谁信——哦对了,记得以前有个系列傻逼文,末尾的专家署名都是梅川内酷,大家都还记得吧?这个智商测试就是没穿内裤系列的……)
  这种人让我想起了皮皮虾。
  震惊!皮皮虾居然能看到16种颜色,是人类的10倍之多!
  
  但是皮皮虾的脑子太垃圾,看个轮廓都有点费劲,颜色什么的无所谓的。
  可惜人类脑子会烂,要不然这位“梅川内酷学”资深研究员的大脑都可以当古董了。建议赶紧挖出来做个蜡模,丢柴火里烧个陶的,就说是河姆渡文化人类大脑精确复制工艺品,是自己爷爷年轻的时候上拼多多买到的,花了整整250万,还送了一台北京猿人用的石器手机。
  傻逼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建议别上《寻宝》节目鉴别真伪,万一被人砸了,那就连粘土脑都没了。
  
没想到上个水库,居然还看出“厚重的网络历史”了。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到底是陆军土海军洋,海军官兵真能说。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哦对了,又要被“有品位”的人嘲笑了,俺西餐里面最喜欢的是俄餐,其它的统统靠边站——还有,想进行吃货游,真的吃到好吃的又省钱的,可以考虑去俄国远东城市。那儿一大堆顶级的东西。
  俄国人口少,土地多物产多,而且还是寒区的,原材料确实是没得说……就是他们一般的饭馆不认真做菜,而且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客户服务”这些东西的。
  还有切记:如果你想吃野味,你千万不要用手指比划个“1”,因为他们给你的不是一斤肉而是一只动物,还很可能是活的,而且他们拿出来以后就不愿意放回去(不是坑你,他们心眼太实,但是东部地区的人平时就一脸想揍人的样子,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生气)。
  所以如果你不想和我一样在海兰泡的大街上牵着一只奇怪的动物并且被大街上的人当智障的话,你就最好学点买东西用的俄语。
  
  我不知道那只动物的味道如何,它在吃了我的半条裤子并在我的床上拉了一泡不知道多少斤屎以后跳窗逃跑了。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是一个职业炒房论坛!一套房子,成了贫富之间的分水岭!
水库论坛真正教你做的事,其实是毁三观,竖新生!
水库论坛一点一点讲述房产投资的逻辑,讲述老百姓最关心的事!
水库论坛网址:
www.oushenwenji.net
水库论坛微信群统一入口:shuidi021,备注“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扫一扫,水库论坛微信群等着你,备注“水库论坛”。

手机版|Archiver|水库论坛 - 房产投资官网 ( ICP备18000679号 )

GMT+8, 2019-7-16 06:35 , Processed in 0.101221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