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水库论坛微信群等着你,备注“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欧成效 - 多收了三五斗之楼市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4 09: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收了三五斗之楼市版

胡雨陆现在已经习惯了绕着走。

从他住的城乡结合部出来,南门笔直走,穿过二道城中村,再过了那个小卖部,离地铁站就不到五百米了。

可胡雨陆死活坚持着从北门走,这样要绕一个大圈子,平空多绕几百米的路。而且北门的煎饼果子,要比小卖部贵一元钱。
胡雨陆只是觉得,南门的电灯招牌,实在太扎眼了一点。


曾几何时,日子都过得好好的。天曾经那么蓝,他也是县里面的高考骄子,家里三个姐姐都让着他。自愿的去东莞打工供他上大学。三乡八里,谁见了他不说句:“老胡家的孩子,出息”。
那时候上海的房价不过一万多,胡雨陆清楚地记着,他刚搬来住的时候,房东的房租只收他五百。门口是卖麻辣烫的,而不是现在的明明房产。


旁边的垃圾堆场散发出浓浓的恶臭。城中村就这点不好,物业费虽然便宜,但环卫局就不怎么出现。胡雨陆紧紧捂着鼻子,心中不停地咒骂南门北门。
他是对南门的明明房产有一点心理阴影。总觉得门前的灯箱招牌闪烁得刺眼,多盯着看一会,沙眼就哗啦啦地掉下来。
这个月房价是多少了。20000,25000,还是28000。据楼下安徽的唐秃子说,上个月三万三的挂牌都出来了。
胡雨陆着实打心底里不信。那一定是讹传忽悠人的。中央调控这么紧,这房价怎么可能还涨。


胡雨陆紧跑了二步,呼出了肺里的一口浊气。大声呼吸了二下。离地铁站只有八百米了,再跑十五分钟就到了。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这日头虽然是苦了点,但终究是把长跑练出来了。
远远的,斜眼望去,二条街之外仍可以看见明明房产的招牌。胡雨陆猛地一打哆嗦,把脸庞的肉甩了起来,赶紧低着头走路。


胡雨陆已经很久没去看房产消息了。他小心翼翼地游走在中介公司的边缘。似乎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彩色的绚幻的泡泡球,他不敢靠近,生怕一靠近,那里就会爬出来一个大恶魔,将他吞噬,将所有的善良美好人世间的骄傲统统吃掉。他就象一个小心谨慎的猎人,握着锋利的匕首,用最优秀的战纪躲藏在大树背后,直到有足够的耐心才跳出来致命一击。
自从上一次18000->22000之后,胡雨陆就再也没去问过房价。连中介店门也没进去过。连中介店的招牌也不敢靠近。他宁可从北门走,远远地遥望霓虹灯箱会让他泪疼。所以他决定先埋头好好工作,“实业,始终是根本”。天佑善佑人,只有实业本分的事情做好了。投机之类的事终究会破灭。那上一次的询价经历很不愉快,胡雨陆已经决定将它埋葬在心底。甚至刻意地去忽略,几乎快想不起了。
“我是一个勤奋工作的正派人”。跨过了几十格台阶,胡雨陆终于给心里面注满了正能量。他上地铁了。


乘了十二站地铁,换车,然后再坐了六站路地铁。胡雨陆终于来到了CBD中心。他给自己拍了张微信,发到朋友圈里。然后淡淡地添上了“晨曦,我总是第一个到公司的”。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
上台阶,左转,过红绿灯,再右转,再左转,再过红绿灯。这段路胡雨陆已经走过了无数遍。闭着眼睛也能数出来。当走过第二个路口第二个左转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遇龙化蛟池中物”,胡雨陆注定不会是普通人的。
胡雨陆一直相信自己是最优秀的,在乡县中考第一名的时候就是这样。而且深谙做人之道。每次他到了公司,就抢先把领导的茶杯洗掉。连秘书都争不过他。今天公司有一批新人报到,领导让他去分发给新人们领一批文具。其中二个22岁的小伙子,亲热地搂着他的肩膀说:“胡哥,胡叔,中午一起去吃食堂吧”。看到年轻人都很尊敬自己,胡雨陆顿时心暖暖的。对自己的期望也越发高了起来。

胡雨陆今年35岁,一直没有结婚。和亲娘住在一起,一起租的45平米一室一厅。外面风言风语未免多了起来。
可胡雨陆不在乎。他坚信自己的未来,收入是肯定可以达到一百八十万美金的。而且还是年税,不是年薪。就可惜目前房子小了点,VANCL倒闭的时候,大减价买了500双拖鞋,未免没地方塞。
中午的时候,胡雨陆拿了茶水间的二块方糖,含在嘴里。再拿出贴身肉藏的一个白切馒头。这样糖和碳水化合物就全都有了。胡雨陆对保管食物一向有心得,都是乡里练出来的本领。这馒头贴身夹染着一股肉燥气,便是地铁里的小偷也不会光顾。
草纸王号称储蓄率有60%,这是无人能及惊天动地的比率。中国经济全靠勤劳朴实的中国人民一分一厘节省而来。“勤俭持家”,哼,投机客们懂什么。只有像这样吃一餐省一餐才是王道。胡雨陆心里得意极了。



其实胡雨陆是急赶着要去旁边的建设银行买理财产品。据说收益率比工行高0.05%,大伯大妈们都排队着疯抢。这些老太太们战斗力彪悍,胡雨陆看见她们都惧怕高踢无影脚。那全是广场舞练出来的身手。可是财务部的小姑娘偏偏又跑过来捣乱,塞给他一大堆的发票,让他分门别类地贴在报销单据上。
胡雨陆抗议说:“我是县中高考状元,不是打杂的”。小姑娘不屑一顾地说“你就是个打杂的”。胡雨陆顿时也怒了,要显现一点真威力,便把手里的纸杯捏碎了。不想到杯里还有上午的小半杯水,顿时溢了出来,溅得身上纸上满地都是。



许许多年之后,当胡雨陆回想那个下午,或许也会唏嘘不已吧。正如人生分为四季,春季过后,就是漫漫无长尽的寒冬。
胡雨陆最终也没去成银行。因为医院来了电话,说他妈心肌梗塞,住进了医院。最终好歹因为这小子虽然嘴损,但也没做太多伤天害理的事。天爷判了个死缓。性命无事,却是要落床静养。
这样一来,买房的事情终于提上日程来了。



胡雨陆数了一遍,又再数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查了网银,将十几个基金的最新报价全部都Update到Excel表格里面。然后得出了一个一字头的总数。
这是他全部的身家了,也是他辛辛苦苦积攒十四年。每天中午坚持只吃贴肉白切,省出来的身家。
“我想,世间财富也不过如此了吧。谁能象我这么优秀,苏北闻名遐迩的县才子。一毕业就在CBD工作,60%的储蓄率。不客气地说,理财的收益我也远远超过侪辈。。。”



怀揣着梦想,胡雨陆时隔N年来第一次踏入了南门。他要堂堂正正地走进明明房产中介店。
这房价应该是多少了呢。记得最后一次去问时,遇见一个很不诚信的中介,居然和他说要22000/m。
哈,哈哈,22000,骗谁呢,你卖给鬼去。虽然今天大爷跑到中介店来,可也不需要你这种鬼话连篇的骗子去。胡雨陆坚信这是中介的诈骗。天道酬勤,实业为王。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可不会被这些无耻的谎言蒙蔽。

18000/m,肯定只要一万八。一套房子一百多万,真以为上海人民个个都是百万富翁来着。哪有这么容易赚钱。胡大少坚持给老板洗了三年茶杯,过年老板也仅给他加了74元工资,据说是个吉利的数字。
胡雨陆站在中介门口吸了口气,掏出手机计算器又再算了一下。假设贷款年利率6.15%,而把这些钱拿去做理财可以获的4.30%,一进一出一年之后自住房的成本就是19000,二年后就是20400元/平米。
亏钱,肯定亏钱。成本要升到二万多呢。胡雨陆再次诅咒了这个不合理的房价。并且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他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报喜鸟西装,觉得绝无破绽。终于推开了中介店的大门。


“我们这里不买切糕,你出去”。

“什么,卖保险,也不要不要。你出去”。
“呃,其实我是住在这里的白领。我想买房子”。
中介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来,看了眼这个穿着明显不合尺码西装的猴子。“凡客大减价,断码便宜货,打折打折”胡雨陆赔笑着说。腰却不由自主弯下去了。直到视线和写字台平齐。
“哦,这个小区啊。目前有套75㎡,250万的”。


居然足足要一百五十万!胡雨陆只觉得天要塌下来一般。房价怎么还在涨。中央三令五申调控,房价居然又涨了百分之十。20000/m啊二万,上次那骗子中介果然在说假话。

胡雨陆挺了挺腰,努力地掩饰了一下下摆褪色的一块区域。“我有一百三十万,一次性全款,你去和房东谈吧”。
“什么,你再说一遍”。
“什么,一百三十万”。
“你付首付么,首付也不大够啊。听清楚了,是250万,不是150万,75㎡250万”。



胡雨陆瞪大了嘴巴,一丝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过了半响,他才慌张地抬起脚来,蹦了一跳想要后退的。却不小心蹬翻了墙边的椅子。
“骗子,疯子,神经病”。
“你要抢钱么,你们怎么不去抢银行”。
“人渣,我杀了你们。玉皇大帝轰隆隆,哈哈哈哈哈”。
胡雨陆愤怒地拍着桌子,努力地将每一件东西拍得啪啪作响,发出最可怕的响声。却小心翼翼地不要碰到电脑,不敢打烂任何东西,连名片盒也没有撞翻一个。
“阿姨,你出来一下。桌子就不用理了,挺整齐的。这个客人口涎乱喷,弄得到处都是。你赶紧擦一下,臭死了”。


冬天的寒风吹在胡雨陆的脖子里,寒飕飕的。150元的皮夹克使出浑身解数,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象猪皮。却难以阻挡主人公脸上猪一样的脸色。

“骗子,骗子,都是骗子”。
“疯子,疯子,都是疯子”。
“我都买不起,还有谁能买得起。谁有我洗发水囤得多”。胡雨陆愤怒地踢着街上的石块。后来想起这双鞋也花了30元,便不再踢了。


其实胡雨陆是一个大有智慧的人。谁都忽视了胡雨陆内心藏下的疯狂的欲望和野心。

当克制不再存在,野心就可以爆发。
胡雨陆在街上走着,只觉得内心一团火在燃烧,在燃烧,在爆炸,在无穷无尽地膨胀,在爆炸。
母亲永无休止的唠叨,相亲时姑娘们鄙视的眼神,煎饼果子涨价的烦恼,公司里小伙子搂住肩膀的那一声叔,北门保安养的那二条黑狗,今天的贴肉馒头居然又是发馊。。。。。



胡雨陆在爆炸,在发烧,他还有最后一张王牌。他胡雨陆注定是一个大人物,是精英中的精英。
地铁坐了十二站,再换车,再坐六站。然后上台阶,左转,过红绿灯,再右转,再左转,再过红绿灯。这段路他已经走了无数次,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
终于到了CBD,胡雨陆闭着眼睛吸了口气,空气中弥漫着芬芳,弥漫着灯红酒绿的味道。他喜欢这里,上等人才能享受九尺繁华。
只有大城市,才有房地产。只有内环内的核心区,才是真正的城市。完全不象荒郊野岭的农村,除了树还是树。
胡雨陆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黄浦众鑫城。



许许多年之前,胡雨陆就开始留意这个楼盘了。他每次上班都会经过这里。从地铁出口,然后再步行去到新天地。
他地处二条地铁交汇口,M10直通虹桥机场。至新天地,淮海路,人民广场,豫园,全都是步行距离。小区幽静典雅,房子俊丽挺拔。新天地湖静在眼底。
纯板式,大阳台,惬意的下午茶时可以远遥黄浦江。



最重要的是他的价格,120平米,400万。折算下来单价三万三。胡雨陆在心中啐了一口。见鬼的城乡结合部,见鬼的城中村,33000/m你卖给鬼啊。你当爷爷傻子啊。
很久以前胡雨陆就开始留意这个小区。每次他上班,他总会默默地用眼神搜集关于黄浦众鑫城的一切信息。
据他所知,凡是沿复兴路沿线的所有中介都是挂这个价格。一家中介可能有错,12家中介不可能家家错吧。



胡雨陆也是一个IT电脑高手。安居客,搜房网,他都是资深宅男。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精力阅览其中的房源。价格从未变动过。朋友们推荐的永庆房屋,我爱我家,德祐内部数据官网,他全都仔细地复核过。
他胡雨陆是要做大事的人,谨谨慎慎一丝不苟。资料详查复核了十几遍绝不会出错。他甚至还和其中一家中介聊过,中介透露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该房东前二年在松江买了大别墅,海量月供,现在肯定套住了”。
胡雨陆心里暖暖的,这事成了他的补血剂。每一天上班,每一天路过南门,每一天被老板骂。他就抬起头看看黄浦众鑫城。顿时就觉得市中心还有这样一套大房子等着我。只要400万,只要400万,踮踮脚也能够得着。绵糖的感觉把整颗心都填满了。



胡雨陆是一个专业细致的人。他也曾发帖,去篱笆网,去安家网问,为什么市中心的房价这么便宜。篱笆的回答是,“市中心涨不动,郊区才涨得快”。
胡雨陆立刻接受了这个解释,他100%相信世界是美好善良正能量的。他坚信,总有一天小卖部旁的拆迁房,40000/m也能一套换一套黄浦众鑫城。他一个农民家的孩子也能住进新天地。
虽然三万三这个报价自2006年以来就没有变过,一直横盘。胡雨陆隐隐觉得不安,但天性乐观的他自觉忽略了这个细微不足。



“老板,给我一套黄浦众鑫城,400万的那套。就是你们灯箱做广告的”。
中介的店员有些尴尬,“先生,最近价格可能有些调整。你看,其实我们门口贴的纸都泛黄了”。
“不要紧,我是一个好商量的人”。胡雨陆大气地摆了一下手。伟人就要有伟人的气魄。33000/m跳价怕什么,哪怕他跳价五万十万,哪怕涨到34000/m也便宜啊。
过了一会,中介放下电话,脸色变的极其古怪。“先生,我们这有点不方便,您还是去别家问吧”。


胡雨陆觉得有点奇怪。但这并不妨碍影响他的好心情。他坚信自己是精英,400W是笔巨款。这么贵的房子没人买得起。持有现金的是大爷,俗称现金为王。

胡雨陆又跑进了第二家中介点,中介打完房东电话后说“我们给您推荐另外一套房子”。
胡雨陆再跑进第三家中介,这下子他急了,非得坐在中介旁边,听中介怎么说话和房东对答。



“喂房东,请问您的黄浦众鑫城现在卖什么价”。
“老样子”。
“还是4W到手么,我这里有客户”。
“十万到手”。
“4W到手么”
“TEN,SB”。
房东挂下了电话,中介露出了一个习惯性的笑容,“先生,要不我们给您推荐别的房子”。


胡雨陆有一点火,有一点燥,这条街上有这么多的中介,还有搜房网,还有安居客,他不相信他现在生活的这个真实世界,是上下颠倒黑白颠倒的。

“房东您好,请问你黄浦众鑫城现在卖什么价”。
“十万到手”
“我们现在有很诚意的客户,愿意出5W单价。600W啊,600W巨款,就坐在我们店里面”。这已经基本是胡雨陆能出到的最高价格了。
“600W,600W能干什么,付首付么,付首付不大够哦”。
“滚”。



“房东您好,我们是陆家浜路鼎铭房产的,请问您的黄浦众鑫城现在卖什么价。目前市场价在48000左右”。
“十万到手”。
“目前市场价48000,你怎么卖十万”。
啪,房东直接挂了电话。



“房东您好,我们是陆家浜路永庆房产。请问您黄浦众鑫城目前卖什么价”。
“十万到手”。
“哎,你怎么不按市场价挂呢。你怎么乱挂价格呢。你卖给鬼啊”。
啪,房东挂了电话。


一条街上有十二家中介,胡雨陆一家家找过去。于是房东就接了十二次电话,毫无例外,相隔十分钟一家。从他们一开口:“房东你好,我们是xx路xx中介”,就知道他们是哪个位置。

毫无例外,一家中介搞不定的事,一百家中介也搞不定。无论你搜房,安居客,篱笆网讨论得再热切,再肯定。房东说十万,那就是十万一平米,二房1300万。买得起买,买不起滚。
胡雨陆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这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他40000元买不到黄浦众鑫城,他就得退下去。到了内环边也买不到,到了中环边也买不到像样的住宅。到了外环边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非得到了浦江镇,九亭镇,高桥镇,安徽人黑车横行地铁十八站的地方,你才能买个非精致的住宅。
雪一直下,他只想化身sk$$$$$,上来问一下:
“不是说房东七年前买了二套大别墅,亏到肉里么”。



中介拿出一把指甲刀,小心地锉了一下指皮。“你哪里看的价格,Anjuke么”。
“在你的猪一样脑袋里,黄浦众鑫城还和7年前一样的价格,还停留在40000的水准”。
“在你的猪一样脑袋里,别墅也停留在7年前一样的价格,你以为你今年还能1000万买大别墅么”。

“五千万一套,二套别墅一个亿”。

“是净赚一个亿哦”。
“一幢别墅可以换二套九间堂哦,还有一幢可以换一间手游公司。是整家公司哦”。
中介吹吹手里的锉刀,对指甲很满意。“你可以跪安了,SB”。



胡雨陆回去后,门口贴着房东大大的黄纸。房租从3500->4500。胡雨陆试图和房东论证地下室的合理性,结果房东甩下了一句4800。
后来,后来胡雨陆的母亲病重,他又没办信用卡,急切间难以筹措大量资金。只好把老家的农村房子和宅基地,都以很低的折扣卖给别人。落得个倾家荡产。
再后来他财务部的小姑娘去公司投诉,说他洒水弄脏报销单据。正巧那小姑娘是总监的亲戚小蜜。于是胡雨陆就被开除了,据说他被保安带走时,一路无神地嚷着“拼爹啊,这是一个拼爹的社会,爸爸呀”。
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城乡结合部小卖部的门口,都爬着一个乞丐,每天在地上滚来滚去。捡剩米饭吃,嘴里嘀咕着“南门北门,只卖20000,拼爹啊非吾不能”。
旁听的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但他翻来覆去地说,渐渐地人群也就散了。待到冬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再后来,再也没人看见过胡雨陆了。



yevon_ou@163.com,2015年1月28日)

水库论坛微信群统一入口:shuidi021,备注“水库论坛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水库论坛 - 房产投资官网 ( ICP备18000679号 )

GMT+8, 2019-6-17 01:02 , Processed in 0.087018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