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 #F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8 23: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 #F20 01.jpg
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 #F20


军代表叹了口气,解开手枪放在桌上。
“请你支持国家的政策”。

一)枪抢

前二天看知乎,看到一个故事:《父母讲过哪些至今记忆犹新,对你有深远影响的儿童故事?》[1],别去找,帖子已经删掉了。

作者说他姥爷是开杂货店的。生意也不大,中小企业。
到了56年的时候公私合营,刚开始是说利润上缴大半。可到了后来就变成公家派驻人手,给你一笔小钱,打发资本家走路了。

那一天的晚上,组织上派了一个军代表,到他们家里。黑灯烛火,和他姥爷谈公私合营的事。
军代表大谈了一阵子公私合营的好处,可他姥爷抵死不从。说来说去总是“不中”。无论如何不肯答应。

最后,到了快要走的时候。军代表叹了口气,解下了腰间的手枪,放在桌子上:“请你支持国家的政策”。
他姥爷脸色苍白,回头看了看他姥姥。再看了他妈和二个姑姑,三个舅舅。
于是只好说“中”。

我复述这个故事,并不是想去指责“公私合营”。而是想说另一个角度:
“当时当地,在军代表心中,他所做的事情是正义的么”?

当军代表解下手枪,放在一对老人,六个孩子的面前。
他是怎样想的,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么。

我想,答案应该是“正义”的。
任何大型的国策,领袖做出了决断,归根到底还是要底下的人去执行的。
任何一项国策,都有其执行的背景。至少有一部分的人,要同意你这是正确的。

我们说“政令不出中楠海”,和平时期尚且如此。在证券不稳固,刚刚建立的时候,组织就更加疏松了。
一件政策要执行,关键是下面的人认可,赞同你的想法。所谓“得民心”,得民心的事情才能事半功倍,否则就是事倍功半。

二)民心

请问,抢资本家的钱,是哪门子得民心。
隔壁家的大春,已经流淌着口水凑过来了,“好的,要的,俺满意的”。

滚你妈的大头鬼,得民心什么时候包括你了。你丫的根本就不是“人籍”,你丫的是“绵羊籍”。
“马冬梅,大春”之类的,其实都不能算人。
天子牧羊,你是不包括在人里面的。

“士农工商”,所谓的得民心,主要是指“士”,干部缙绅。
而农工商,是无效人口。在政治上是被畜牧的,只要士大夫决定了再执行即可。

1956年的“公私合营”,关键是在士大夫阶层获得了认可,在知识分子之间获得了认可。
军国大事,出二三人之口,入二三人之耳。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认可呢。
因为1840年时,中国是“天朝大国”。在康熙乾隆的眼里,中国是地球的中央,是万邦之华夏。
可是1840年时,中国人第一次发现,地球是圆的。另一侧还有海洋文明,还有英美法德。

1840年还仅仅是一个开始。1840年给人的印象是,这仗是可以打的。清国英国实力差不远的。仅仅是清政府腐朽昏庸,所以才打败的。
可是又过了一个甲子,到了1900年。发生了“庚子国变”。

这一下子,才是真正打懵了,打疼了。
中国人突然发现,不要说什么“慈禧向全世界所有国家宣战”。仅仅是一个小国,一个奥地利,意大利,比利时之类的。中国人都打不过。
八国联军主战部队只有8000人,而且势如破竹,一下子就把中央军打得溃不成军。

“八国联军”奠定了之后五十年的主线轴。从此以后你看民国史,中国对任何一个国家都在忍让。一直都是“列强侵食中国”的局面。
而中国的主权内政,则一再受到邻国的渗透。几次三番沦为傀儡国,一开始是日本,然后是俄国。

“士大夫”是很微妙的一个群体。并不是说最有权有势的人就是士大夫。譬如马云,王健林,他们并不是士大夫。
而皇族勋贵,驸马贝勒,也不一定是士大夫。

但是一些社会地位很低,甚至完全没有文化的人,却有可能是士大夫。
譬如黄兴,孙文
譬如吴佩孚,段祺瑞
譬如陈云,邓
你可以把“士大夫”理解为儒林,也就是真正为中华民族掌舵的人。

在“士大夫”的眼里,满清朝廷只不过是一层白手套。虽然康熙乾隆的时候,曾经达到过鼎盛。雍正把所有的生杀大权都捏在手里。
可是按照“历史的诡计”[2],皇帝仍然是白手套。

如果满清无能,那就把满清换掉。
大清亡了,华夏还在。
在真正的上层知识份子眼里,关键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东方之巅。其他都是白手套。

三)工业革命

1861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咸丰仓皇出逃,并死在了热河避暑山庄。
负责善后的是六王爷奕欣。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有很大的问题。
传统认为,中国现代史从1840年鸦片战争“虎门销烟”开始。但其实道光年间,洋人对我们没什么触动。

鸦片战争I虽然打败了,但朝廷庙堂上只以为那是一次常规的边境冲突。
对国体,政体,社会风貌,完全没有任何触动。

也就是说,道光之后,皇帝和大臣浑浑噩噩又过了二十年。完全和往常一样,英国人都快要被遗忘掉了。
“中国现代史”的真正开始,其实是1861年。

第一次鸦片战争打到天津大沽口就停止了。匆匆议和。
可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是直接打下北京。皇帝出逃。而且明显的势力对比,显示Musket和Cannon完全不能抵挡。
这样一来,清廷才是真正被震动了。

当六王爷从热河返回,他背负的主要使命之一,就是向洋人“购买”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
洋人有二个,英国人和法国人。
六王爷心怀忐忑,不知道能哄能骗,六百万两白银可以买3000把枪否。

谁知道洋人一开口,还没等英国人法国人互相竞争。奕欣立刻听到了回复;
“洋人不仅肯出售武器,而且肯出售武器的制作方法”。
六王爷不禁大喜过望。

这是中华民族史上,关键性决定性的一刻。如果要考历史学高考,这才是必须划出的大纲。而不是什么南京条约具体条文。
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呢,是中国开始工业化。
不是1840年开始工业化,而是1861年开始工业化。

在我之前《论工业革命1》[3],《论工业革命2》[4]二篇文章中说到,什么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就是能源革命。
那什么说中国冷兵器输给了热武器,统统都是民科马克思主义教育愚民。

奕欣拿到了大炮图纸,摊开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
大炮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圆筒形,塞入火药炮弹,就可以发射。

真正的难题,是钢产量。
一门大炮上千公斤,现代战争动辄几百门,几千门大炮。清廷上哪找这么多纯钢去。
而且因为大炮的膛压非常高,这都要优质高炉的百炼精钢,不是乡村里的铁匠铺。

鸦片战争表面上是热武器对于冷武器的胜利。而实质上是钢产量的胜利。
奕欣虽然拿到了图纸,可是他无法制造。
因为他没有那么多钢铁。

中国真正的工业革命,从1861年开始。如果你看看李鸿章当时的奏章,“唯今百计,首在铁利”。
奕欣的重中之重,首先要造汉阳铁厂。

但是,炼钢需要用煤,所以还需要开平煤矿。
从煤矿到钢厂,需要运输,于是有了津浦铁路。

等到钢炼出来了,需要制造成枪炮。这才有了江南制造总局。在上海。
以上就构成了“洋务运动”的主体框架。

扯得远了,我们今天不讨论洋务运动。不展开下去了。

四)发展速度

当大清不行的时候,士大夫阶层毫不犹豫地换掉了大清。

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 #F20 02.jpg

洋务运动失败了。
它失败的原因,是“官僚主义”。

象造大炮“动摇国本”这么重要的事,奕欣肯定不肯交给民营企业干。
甚至他也不放心汉族官僚干。煤矿,炼钢,制枪,分开放三个地方,本身就有制衡的意思。

所以洋务运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国营企业。效率之低下,再加上当时中国人普遍科学文化水平不行,闹出了不少笑话。
有一种说法,汉阳铁厂,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都没有好好炼出过任何一锅钢。

因为炼钢用铁矿石,铁矿石要分酸碱度。这是最基本常识。
可是清朝的官员说,“中国地大物博,什么矿石没有”。统统给我一股脑扔进炉子里。
于是炼出来的矿,就是废渣。这钢完全没法用。

同样的道理,福建马尾船厂,造的船不能出海。因为“名吏”沈葆桢不懂平底尖底。丫居然还是晚清一代名臣,教科书拼命赞扬的好人。

而江南制造总局,因为造枪炮是一种技术活,这里面牵涉到的企业管理更多。
一直到清廷瓦解,局里甚至都没造出几支原型枪。反而耗费了朝廷几百万两白银预算。

很多人对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有误解。误解以为日本纯粹是运气才打赢的。而且中国赔了3000万两白银,造成了日本的崛起。
这话纯粹是文青没脑胡说八道。

如果1894年中国日本是“势均力敌”差一点输赢的话。
那为什么到了仅仅43年之后,1937年,中国人民就能喊出“打破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美梦”。
你要无脑文青SB到何种程度,才会自相矛盾,精神分裂啊。

你要说3000万两白银激活了日本军事工业的话。那你知道,以中国的地大物博,再挤出3000万两白银有何困难。
你随便划个特区,在山东划个“经济开发区”。你倒是打造“阪神工业带”试试。
清政府灭亡最后一年,全国财政收入是1.2亿白银。

事实的真相,是日本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大清。
1886年清军嫖娼长崎,发生了“长崎事件”。日本忍气吞声,赔礼道歉。闷头发展海军。
可是到了1894年,双方至少已经势均力敌。
到了1905年,日本打败俄国。
到了1931~1937年,日本相对于中国,已经是压倒性优势。飞机大炮压着你打。

所以,文明的竞争,关键还是发展速度的竞争。
你不需要叹息“甲午战争”中某一发炮弹没有打中,某将领的英勇或怯懦行为。
你不需要象鸡婆一样计较3000万两白银。
关键是二国的发展速度不同。你1894年不败,1900年也是非败不可的。八国联军的主力就是50%的日本人。

说回正题。在士大夫的眼里,清廷不行,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换掉了清廷。
中日二国,几乎差不多时间“开化”。中国是1840年鸦片战争,日本是1853年“黑船事件”。

可是中日二国,发展速度完全不同。
中国暮气沉沉,发展了60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洋务运动”钢铁也炼不好,火枪也造不出来。
而日本飞速发展,工业化毫无窒碍。

其中的区别,在于日本一开始就是“工业民营化”的。
你看丰田汽车,丰田的起家史,他纯粹就是二个汽车爱好者自己搞起来的。

虽然丰田要能活下去,高度依靠政府订单。对于他的发展方向,政府也有巨大的干扰。
但是民营企业想要进入汽车业,是没有任何阻碍的。

日本人的“煤炭,钢铁,机械制造”也完全都是民营的。都是日本企业家一手主导。
政府在旁边看着,确保你不会造反。但总体而言是放心的,放手的,忠诚的。

可是清政府对于“工业化”的态度是不同的。
清政府的总体态度,是“宁予友邦,不予家贼”[5],他们拿到了工业化秘笈之后,是藏着腋着,无论如何不肯给民间看的。

归根到底,满清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

炼钢并不难。真的拿到了许可证,一个象江西,广西这样的三流省份,短期之内就能炼出百万吨的钢产量。
换算成枪炮,就是几十万支枪。

如果他们拿枪起来造反怎么办?
满清政府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民营”煤铁复合体存在的。他不是对企业家没信心,他是对外省总督没信心。

如果你看过“满族人口分布”的话,你就会知道,皇太极入关,满族基本上只分布在北京,沈阳,这二大省份区域。
因为满族本身人口太少。对于外省的控制,例如湖南,广西,云贵,他几乎是完全没有满族人口的。

如果我在广东造一个钢铁厂,有海运交通之利,人才济济。炼钢发展迅速。
我派一个满族总督过去,名义上是最高长官。
可是万一发生“兵变”怎么办。

在广东你是完全没有满族人口的。就算总督是满人,巡抚是满人,可是下面所有的中层官吏全部都是汉人。
这种地方,一旦杀老板,也就几天的工夫。
而等你中央军调兵镇压,人家早就加班加点几万支枪造好了。

这就是后世实际发生的事。
1)八国联军之后,清政府实在忍无可忍,在全国兴建了钢铁业。普及“新军”。
2)武汉新军哗变
3)清政府灭亡


五)战乱

在士大夫眼里,君王不过是白手套。
你以为你君临天下,其实你不过“整体生态系统”中的一枚小虫子。

当满清一败再败,国力发展滞后,从“英国平起平坐”沦落为“日本随便揍”。
在士大夫心目中,清廷也就逐渐失去了合法性。

辛亥革命,以袁世凯,段祺瑞,黎元洪取代了满清皇室。
但你要注意的是,“北洋系”其实和清廷一母同胞的血统,本来就是朝廷的臣子。
朝廷中枢未变。
类似于曹操篡汉,司马代曹操,本质上并不能算是改朝换代。

民国之后,一直围绕着中华民族的重要枷锁“不许工业化”,终于被解脱了。
你要知道,1860~1911,在这近五十年的时间内,
不是中国人不懂如何炼钢,煤铁复合体;而是朝廷不许中国人炼钢,是“行政管制”了不许炼钢。
其道理,就像法国政府拒绝Amazon.com入户一样。

教科书不会告诉你的,自从1911年开始,中国工业进入迅猛发展。无论轻工业,重工业,各大煤矿,都是从那个时代开始。
我们常常谈论“民族资本家”,好像1930年上海遍地都是资本家似的。其实1911年挣脱少数民族统治,中国的工业化现代化才迅猛开始。

但是,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他们始终都混淆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何民国时期的工业发展不起来”。
为什么满清时期的工业发展不起来,我们有了明确的答案。“因为朝廷不许你造”。
民国时期工业发展不起来,主要因为战乱。

战争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有战争的地方,就没有繁荣。
民国虽然挣脱了满清皇室的“不许工业化”这道束缚,可是民国很快就陷入了战乱。
任何一个朝代刚开始的时候总是这样的,“威望”还未建立,战争总是难免的。

因为战争,从1911年开始一直打到1925年北洋系落幕,常凯申北伐。
然后中原大战。
然后1931年日本入侵,1937年全面战争。
1945年内战。1953年韩战。
一直到1953年才算是尘埃落定。

工业化并不难。不就是“挖煤---炼钢---再挖煤---再炼钢”么。今天的小学生都知道这个流程。
可是对于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他耗费了足足一百年,还不止。蹉跎在路上。
前半截1861~1911,是因为满清皇族的私心。
后半截1911~1953,是因为王朝崩溃后的战乱。

推荐一个极佳的帖子。马前卒写的:《有哪些东西是 1949 年后才有的,却常被我们当做传统文化?
文中写到了单纯的煤炭和钢铁,不需要任何加工,作为“最终消费品”,对中华民族的巨大贡献。
以及1979年以后,中国森林覆盖率急剧提高,环境远超老毛的事实。一定要看。
如果时间有多,还能看马前卒的另外一个帖子:
这个帖子写到了“钢铁业”的巨大作用。
正让人击节赞叹,同济工程师水平之高之际。作者笔锋一转,提出钢铁化的方法是“大跃进”。
唉,理科男还是丢工地上去吧。
参考阅读三:马前卒《所谓「江南小镇」是什么样子的?

六)继续苦难

然而,苦难仍未停止。
到了1953年,又发生了新的问题。

因为长期的得不到发展,因为和世界列强距离越拉越远,使得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产生了焦虑。

为什么一百年了,我们还是没赶上来。
所谓病急投偏方,一个人越是病得重了,越是愿意相信老中医。

对于中国的士大夫,他们一开始相信的是孔孟之道。
后来发现孔孟之道对于炼钢没什么帮助,于是抛弃了清廷,成立了共和国。
但是“法国模式”的大革命,并没有使1911年民国立即变强。于是又有人提出了学德国。
常凯申的威权主义,政党和政府组织模式,全都是照抄德国顾问。
当然,最后掌权的是俄式革命。

对于“士大夫”来说,其实死多少人,他们是完全无所谓的。抗日战争死掉5000W人,那也仅仅是个统计数字。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所谓天下,不过是一块试验田罢了。他们关心的是国家的力量。

因为中国折腾来,折腾去,国力始终没有腾飞,始终是一个“睡狮”。
所以士大夫阶层,开始有所厌倦。不再信奉真理的美好。
病急投偏方,他们开始认为,能否有更快捷径,要下点猛药。实现民族反超。

各位,读书要读到核心。《资本论》最核心的史观,最至关重要的是哪一句话:
共产主义能提供比资本主义更高的效率,更高的社会生产力”!
真正吸引中国士大夫心的,是这一句话。

马克思主义史观认为,人类社会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五个阶层。
其中共产主义是最高阶段,生产力极大解放,物资极大丰富,国力鼎盛。
真正吸引中国士大夫阶层的,是这样一个“弯道超车”的承诺。

1949年时,在资本主义阶段,中国基本已经输给了英美法德。距离遥远,追也追不上。
可是,在中华士大夫阶层的内心,长的是一颗“中华帝国”的心。

中国才是地球的核心,中国人才是地球人最优秀的民族,中华才应该是至尊威压的核心强国。
无论皇帝怎么变,政权怎么变,可是帝国不变!

对于士大夫阶层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让中国尽快尽可能强大。国体高于政体,皇帝可以抛弃,5000W人头可以抛弃,一切为了中华。
这是人文思想基础。

七)计划经济

另一方面,在经济学领域,十九世纪20年代,也发生了重大的变革。
在1920年之前,经济学领域,主要是“要素分配”。
譬如A国擅长葡萄酒,B国擅长伐木,则AB二国交易,大家都有好处。

到了1920年代,“国家干预”理论开始形成,并在凯恩斯手里达到大成。
国家干预理论,并不是说“古典经济学”有错误。事实上,那么多年,那么多人,几百年的积累,哪那么容易颠覆。

“古典经济学”讲的是一个小村庄里,有人伐木,有人烘培面包,有人做油漆匠。大家小心翼翼地分配工作和原材料,最终让生产力最大化。
而“国家干预”理论,是指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冲大家吼道:“伐木的,烧饭的,刷墙的,统统都别干活了。大家拿起武器,凑满200个人,跟我出去当强盗去”。

然后你面面相觑,跌倒在凳子下。
“古典经济学”并没有错误,你治理一个村庄,也达到了效率最高化。
问题是,“集体主义”是另外一种模式。完全颠覆了你现有的模式,根本就不是一条路径。

至到1920年代,集体主义,国家干预,大行其市。
当时的思想,是一种创新的思想,“将所有人集中起来,统一管理,会不会效率更佳”。

这是一种很有诱惑力的想法,微信《人文经济学会》刚分享了一篇文章“爱因斯坦谈经济为什么不靠谱”。
说的就是爱因斯坦这种顶级超级天才级的智商科学家,也是赞同计划经济,并认同这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学说。

因为当时:
1)集体主义从未被实践过
2)当时的重工业,主要是煤铁复合体。的确是简单重复扩大即可。
3)大计划的美学感。

在人文经济学会文章中,他们鉴定为这是一种“工程师治国”现象。
意思就是,19世纪人类文明的工业革命上升太迅速,给了人类太多信心。
人类自信有足够理性。
挑战未知。既然这件事从未试过,或许里面有大机遇呢。好奇心和创造力,始终是驱动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这是一种诱惑。直到今天,如果你问我“把所有人集中起来,干一件事,会不会更有效率”。
集体主义比个人散沙化累加,是否会产生神奇的质的突变”。
虽然哈耶克奥派进行了无数无数的批判,可我仍不敢说以上观点是100%的错误。最多是95%

于是,1920年之后,地球上的人类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集体主义”实践。
最典型的,譬如苏联的古格拉农场。
mao的国有化改造。
北韩金一胖二胖三胖。

以上为经济学方面的基础。

七)信仰

当军代表面对杂货店铺子老板,二个老人,六个孩子。
他走进去,解下手枪,放在桌上。
“请支持国家的政策”。

在军代表的背后,是连长,营长。
在连长营长军队的背后,是D
在D的背后,是党中央。

我们要说的是,在这一刻,他是真心认为自己是“正义”的。
党中央是什么,党中央就是士大夫。
士大夫的目的是什么,士大夫的目的就是国富民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先有理论,再有信仰,再有行动。
党指挥枪。
没有信仰的军队永远只是军阀地痞流氓,注定得不了天下。

在1956年的关头,中国的上层精英,由于“100年都未崛起”,而产生了焦虑。
因为焦虑,更愿意采取更激进,更极端的偏方
试验的方法是弯道超车的共产主义理论。试图获得“更高更快的生产力”。

所以我们看到wenge,看到wenge中砸了炎帝墓。这在平时是不可想象的事,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要“偏激”,要走上偏方。非如此不能显得“不平庸”。

千年地主,在漫长的三千年古中国文明史上,朝代更迭,可从未发生过“杀地主”,剥夺私有产权的事。
这块地,大清,北洋,国民党,日本人都来过了。始终都是你家的。G党一来,变国有了。
这样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归根到底一句话“事急求偏方”。

“公有制”是一剂偏方,悖逆人伦千年来未曾有过。
可万一有效了呢?

当军代表走进杂货铺铺子中时,其实他心里坚信他是“正义”的。
因为只有把你的资本交出来,国家才能凝聚力量。
把资本汇成一股,才可以投资重点项目。
千千万万个小业主,还不如周部长、刘部长高瞻远瞩。

当军代表把枪放在二个老人,六个孩子的面前时,他是真心觉得自己是“正义”的。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更快崛起。

哪怕把3500W地主都杀了,对于士大夫也不曾怜悯。这一切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更快崛起。
按照冬川豆目前提供的一些史料,1937年“七·七”事变,其实是中国人自己挑起的。
目的就是为了发动一场战争,把满洲国留在中国国土内。
无论这场战争是输是赢,最终满洲和中原,将是同一个国家。
为此,蒋公不惜豪赌。
哪怕豪赌最终输到去了台湾,他也不曾有过后悔。哪怕TG统治大陆,只要我们是一个领土完整的国家。
求仁得仁,仁矣。这才是士大夫的情怀。

同样道理,当要杀死,饿死“二个老人,六个孩子”时,我根本不会眨一下眼。
哪怕你要杀死3500W地主,为了国家民族,士大夫根本不会眨眼。
哪怕你要杀了士大夫本身,把曾国藩家族屠灭。曾公不在乎。
哪怕你要杀了yevon_ou。
对的,我的意思是说,“我愿意”。

华夏不灭,血统永存。

一个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决裂 #F20 03.jpg

八)改革

计划经济的弯路,使得中国的崛起又耽搁了三十年。

1978年太宗上位,1979年开始邦交正常化,访问的第一站去了日本。
日本回来,太宗脸色沉重,“各位,我们再不振作,就快要被开除球籍了”。

的确,当时的中国,和世界差得太远。而且越拉越远。仅仅以工商业产出和消费品计算,十亿人口的大陆,GDP居然低于2000W人口的台湾。
海军军费也是。
国民党笑不动了。

此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太宗从1979年开始改革开放,先是积极地纳入国际贸易体系,既买到了商品,又参与国际加工分工。
另一方面,国内改革。以前不许摆摊不许经商不许创业,现在统统去干个体户。

太宗可能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功臣。以后《文明7》要立头像,建议选用太宗。
改革开放迄今36年,按今天取得的成就,中国完成了过去150年的全部梦想。
不仅补回了过去150年的满清差距。
而且拉回了1500~2000大航海时代500年的东西方差距。
伟人啊。

当然,不是说太宗造神。
只不过中华民族绕了这么多弯路之后,终于走上正轨了。人也不能一辈子倒霉是不是。
只不过,运气仍然是实力的一种。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种。
所以还是太宗NB。

九)真空

太宗的改革开放,是很不完善的改革开放。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摸着石头过河”。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确是富了,是崛起了。
可怎么富的,怎么崛起的,不知道。

这就在以后产生了隐患,有可能会走上弯路。
你如果问目前中国的顶层结构,上层人物嘴上不说,但有一点是承认的:“意识形态真空”。
马列主义,是肯定已经完蛋了。计划经济,集体主义,试验过了,不通。

按照西方的“民主,平等,博爱”,你看看民主福利社会都搞成什么样子了。福利毁掉了西方文明,以致于被中国36年迎头赶上。
“博爱”,你再看看伊斯兰绿教,地球之癌。博爱也是条死路。不能杀菌。

真的应该如何走,高层没方向。
“意识形态真空”,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国教是空的。
既不是儒教,也不是马教,更不是基督教。
而是嘴上说着“推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什么也不知道。

十)自由主义

未来应该怎么走,从目前看,应该是“自由主义”。
奥派,奥地利经济学派,正在学术界取得全面压倒性无可争议的胜利。

天底下的经济学分二种。
一种是讲道理的。
一种是不讲道理的。辩论说不过你,就请你去喝咖啡。

在所有讲道理的经济学中,奥派天下无敌。
目前,其余的经济学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不停请你去喝咖啡。
但是,这个终究是不可阻挡的。

奥派基于几条基本思想;
1)人在为自己劳动时,效率最高。
2)社会太庞大而复杂,以至于无可计算

对于第一条,基本上是没什么疑问的。“按劳分配”,对生产者的任何抢劫,都会导致效率降低。
对于第二条,也就是奥派的基础。他们认为目前的社会复杂程度,仍然超出了计算。


对于第二条,其实我们有一个直观的看法。
目前商业领域,最庞大的“组织”是沃尔玛。大约拥有220W个员工。
这个规模,是他保持“效率”的极限。

大企业有大企业病,规模效应并不是越大越好。
Walmart本身是一家在市场中竞争,并且活下来的企业。他最终能保持到220万人的规模,或许就表明人类“有效率”的组织,规模上限就是220W人。
当然,近年Walmart市场份额不断下降,被电商打得溃不成军。这是另外一句话。

对于人类,政党和国家。他们同样存在“规模上限”。
TG目前名义拥有8000W党员,TG内部的腐败低效,也是人所尽知的。
如果TG和山姆·沃尔玛一样精明能干;
我们是否认为,TG作为一个政党,合理的规模应该是220万党员呢。再多只是累赘,反而吸TG血的。

同样道理,“计划经济”其实是把全国当作了一个企业。
Walmart号称拥有全球第二大的卫星网络,仅次于美国军方。做的又是相对业务单一的“零售/库存业”,管好库存就可以了。
在没有计算机的年代,130000W人口一个企业,国家计委如何管得过来。

如果企业合理的上限是220W员工。则计划经济毫不可行。全国分裂成千千万万家中小企业,互相合作,买卖有无,这样才是有效率的政体。
这就是奥地利经济学派的逻辑。

十一)繁荣昌盛

当军代表走进杂货铺,解下手枪,放在桌上。
“请你支持国家的政策”。
“不,先生。杂货铺让国营企业运营,只会服务态度冷漠,库存管理混乱。为了我们的国家,请让个人拥有企业”。

这才是“自由主义”下会发生的对话。
会阻止军代表“没收”杂货铺的力量是什么。不是仁义与道德,人性与儿童。
而是效率。
当士大夫发现“计划经济”并不如马克思吹牛的产出。当士大夫发现“个人经营”杂货铺远远比国营有效率时;
这才是保护你的关键性力量。

看不懂么。我们换个通俗点的话说:“繁荣昌盛永不存在”。
哈耶克,梅塞斯,自由主义者们认为,当人拥有自由,企业拥有自由,社会拥有市场的时候,这个状态是正义的。
马基雅弗利主义者说:“同意。当且仅当他代表生产力的方向”。

自由主义者认为,人当生而自由。人有选择自己工作的自由。
企业有选择生产什么,不生产什么的自由。
人睡到半夜里有Never听到:“伊万诺夫,你被捕了”的自由。
马基雅弗利说:“支持,以上都同意。仅限于目前的生产力阶段”。

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最有生产力的,恰好是自由主义。
无论是理论,还是现实。
无论是哈耶克的书卷,还是朝鲜农场里的斑斑血泪。
都证明了了一个染血的事实,“给人民自由,要比机关枪顶着强制劳动更有效率”。

所以我们可以去沙滩度假,可以去股市投机,而不用担心有人敲门:“伊万诺夫,组织要求你马上去加班36小时”。
这一切的背后,都是经济学的保障。哈耶克经济学证明了自由主义更优。

我们有幸生长在了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模型,是适合于老百姓享受财富的。
在未来的前路,或许未来100年,目前看仍未变。你和你的子孙,仍能享受幸福美好时光。
但终有一天,生产力是会改变的。

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区别是什么。
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是目的。
马基雅弗利主义者认为,自由是手段。
在21世纪~22世纪这一段最美好的时光。二者是重合的。所以马基雅弗利主义者,也是自由主义者。
但终有一天,二者会分道扬镳的。

十二)求仁得仁

我们从来不关心天国的荣光。
曾经认识有一个基督徒,天天去教堂祷告,然后恐吓说:“你不信奉神,将来进不了天国”。
我冷冷地说,“你最该做的是去整容”。“都快34岁了,长得这么丑。嫁不出去,没有子孙。你快连地上的荣光都没有了”。

天国的荣光是什么,怎样才能进基督教,伊斯兰教,拜火教,印度教的“天国”,我们根本不在乎。
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关心的,是“生存竞争”。10000年以后,地球上活着的都是我们的子孙。
至于天国上活着哪些子孙,我们根本不在乎。并且不介意送你进天堂。

当我们谈论“自由”时,若你把“自由”当作一种价值观,那你就错了。
“自由至上”,和“人权至上”“可兰经至上”一样,都是一种宗教口号,毫无意义。

马基雅弗利主义者视自由为手段。
自由主义者视自由为目的。
二者仅仅在AD2000~2200年间有重合,到了2300~2400年或许就分道扬镳了。

为了“自由”而放弃实际的利益,为我们所不取。
温情脉脉,本就是属于圣母婊的领域。
或许哪一天,军代表走进杂货铺。却是我支持他,教唆他去的。

当你死抱着“自由”,“人权”,“每一个生命都不可放弃”,那你就会象欧洲圣母,迟早被寄生虫绿教癌一样咬死。
而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几乎是不可被击败的。
我们不在乎天国的正义,我们只在乎人间的。在生命的竞争中,只有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可以活下去,那就够了。

很多人看我写了那么多自由文章,以为我是个自由主义者。
其实我是马基雅弗利主义者,再三强调,俺是道教徒。
道教的核心思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们只是暂时同路人。

(yevon_ou@163.com,2015年11月23日午)

[2]“历史的诡计”是一个专用术语。指的是你以为自己英明神武,其实却不过是被生产力推着走的结果。具体可搜索自学。
[5] “宁予友邦,不予家贼”这八个字其实是编出来的。是山西总督痛斥省内盗匪之语。


深圳淘笋,抵押贷款问题,有好的渠道。可以扫码咨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水库论坛|房产投资官网 ( ICP备18000679号

GMT+8, 2018-11-19 09:21 , Processed in 0.110417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