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论坛|欧神文集|欧神小密圈|欧成效|房产投资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慈善为何变成恶行 #F6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10: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慈善为何变成恶行#F610&01.jpg
慈善为何变成恶行 #F610

众多打印机厂商都发现,将油墨分散撒成一幅世界名画。

是一件困难而成本高昂的事。

一)欧美志愿者

近日,知乎专栏一篇文章颇为有趣:《欧美人的自嗨式志愿者梦:花5000刀去非洲当救世主》
https://zhuanlan.zhihu.com/p/21880736


这篇文章的意思是说,中国的白领,每当遇见挫折,沮丧,不如意。

感觉自己平庸化,庸俗化,毫无出头之日;
则中国屌丝们,就会“骑行去西藏”。
幻想在雪域高原“洗涤”自己的心灵。

而欧洲的年轻人很不幸。他们离Lama Temple远了一点。
他们需要“洗涤”的时候呢,他们去非洲。

去非洲“扶贫”,献爱心,参加国际义工组织。
对于欧洲的年轻人来说,不过是另外一种“入藏骑行”。
等他们回欧洲的时候,吹嘘的资本也有了,人生履历也有了,妥妥的圣母婊加成。

而事实情况呢,事实情况非常地糟糕。
就好像“女文青进藏”,就是给仁波切送肉一般。
欧美的年轻人去“非洲做义工”,也沦为了肉鸡走秀,肩不能挑,手不能扛。

她们只能居住在“特定”的某几个营地之中,因为那里才有欧洲标准的干净的水和食物。
每天夜里,肯尼亚工人会把“欧洲义工”砌的墙给拆了。重新造。因为她们的水泥工活完全不符合标准。真住进了人,会塌方的。

当七天或者十四天的“夏令营”结束的时候,义工们用智能手机拍着照,周围围一圈黑人小孩。也不知道谁把谁当SB。
总而言之,她们只能去固定的营地,慰问固定的“群众”。所有的温暖都没有下到基层,而纯粹是一些接触西方的黑人们优先走秀罢了。

二)消费者教育

之所以写这个话题,是因为联想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前一件旧事。

当时我就职的公司,“市场部”有一个特殊的小组,叫做“市场培育小组”。
所谓的Consumer Education,这是非常非常高级,非常非常后期的运作。

一般来说,Marketing按照市场份额的大小,分四个阶段;
1)New Product,新产品上市,重点在生存。份额1%~5%
2)Market Share,主流厂家争抢份额。10~20%
3)MIP,毛利提升计划。市场瓜分完毕,寡头僵持。30~40%
4)Consumer Education,消费者教育。40~80%

绝大多数的企业,绝大多数的职员,一辈子就沦于阶段1。
一个产品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不顾一切切下一块蛋糕。

能达到阶段2的,一般已经是世界500强企业。
凡是占10~20%份额的。都是大厂,都是主流企业。类似于京东和苏宁的竞争。

到了阶段3,好比P&G与Unilever,Pepsi与Coca Cola.
双方打了几十年了,都是彻底的寡头。都是巨巨无霸。
市场份额也已经稳固,消费者形成忠诚心态。护城河无可撼动。
这时候,各大公司转而“内部挖潜”。用种种奇思妙想的方式来削减成本。
在《无中生有的高阶》#240一文中有所介绍。

最后一级,Consumer Education,是最少最少涉及的。
这通常指一个公司占绝“绝对”垄断性地位,市场份额40~80%以上。
然后他才需要做一些事,一些为了“公众”的事。

譬如说,对于“有机食品”的宣传。要告诉消费者们“有机”的好处。买通大学,教授,学术圈。再和媒体形成联盟。
这些事都是很长远回报的。但是在消费者心中“竖立”有机意识。市场做大了,才是真正的利益。

另一个例子,则是“非转基因”的ConsumerEducation。你所见到的任何一篇报道,背后都是有黑手推动的。

我们把这样的行为,称之为ConsumerEducation。你以为欧美商界很干净?

扯得远了。当时我就职的公司,就有这样一个“ConsumerEducation”小组。
这个小组一共只有四个人,而且是长驻北京。二环内的大院办公,平时充满了神秘感。

每当年末开年会时,该小组的人就会回来,给我们作一通报告。
“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的覆盖面又增加了7%”
“目前一共有3700W儿童受到我们的帮助,新增了360个发放点。覆盖到了86%的乡村………”

公司的策略,叫做“My first xyzst”
我的人生中第一支xyzst。

你想,你从小就是用美加净牙膏长大的,这个品牌,这个红色,陪伴了你整个童年。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那么,等你长大了以后,你就会对该品牌形成深深的喜好,深深的依赖。亲切并信任一辈子。

许多银行,哪怕知道3000元额度的“大学生信用卡”不赚钱,坏账率也很高。
可是银行依然孜孜不倦地给“大学生”发信用卡。
力争做到“My first Credit Card”。

为什么,因为银行不是看中的大学生市场。屌丝书生生涯再怎么也赚不到几个钱。
银行看中的,是你毕业以后,是你踏上职场,成为白领金领钻石领。
而你对品牌的忠诚度,伴随这青春,纠缠永不褪色。

又扯得远了,还是言归正传。
当我们第一次听见这个“四人”小组的报告时,我们是震惊的。
手掌是拍烂的。兴奋地,吼着脖子,拍桌子跺脚。
如此厉害的队友,如此远见的布局。终有一天,中国市场不都是我们的。

直到,直到有一天,我们真正地去办事处出了一趟差………

我们以为这个“精英”的、“神一般”的团队,他们平时是在干什么的。
他们是如何把货源(试用装),铺设至全国360000个网点的。
他们是如何点石成金的。
不,什么也没有。

空空荡荡的办公室,杂乱无章的废弃文件。
迟到早退的同事,迟迟迟到早早早退的三点半就不见的同事。

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他们什么也没干。

这些“精英”团队,神一般的团队。整天就缩在办公室里。唯一的工作就是打电话。
写报告,做PPT。

原来,这四个都是文职人员。平时都是足不出办公室的。
这些“散发”的工作,是完全交给中国政府。卫生部署下的一个机构:“全国xx组”。

而我们的这四个同事呢,他们的角色其实是“甲方代表”。
每个月固定打打电话,卫生部的老爷们事情干得怎样了。要不要补点货啊,有什么联谊活动一起参加。
而到了年底,回总部叙职打个报告,“铺设网点增加7%,受益人群3500W”。

而实际情况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外派人员不得不带我们去到了“行动仓库”。
在仓库里面,堆积如山的“试用装”。抛洒满地的半包装盒,混乱的库存管理,还有数也数不清的腐败漏洞…………

我们的物资,只能运送到北京。整整35000000套,够中国1/3儿童保护龋齿防止蛀牙。
可是这些物资,只能囤积在北京。然后靠着非常不靠谱的卫生部系统,分发到全国乡村。
卫生部京师已经是不可信赖的了。而到了31个诸省,2000个县城内地,这些物资能落到山区儿童手里么?

你设想一下,假如你是揭阳,娄底,神木之类,完全没听说过的地级市。
北京拨下来一批物资。而且还不是国家的东西,是商人外资企业的财产。
账面上,这些物资,要分发到下面200W儿童。3000所学校。

可是实际上,你是地委书记。你会去认真派发么。
你为什么不扣下1/2,拿到批发市场去卖了。再浪费剩余的1/2,